•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本站新闻 >>

        访友·予觉学社隋牟

        分享到:
        作者:海东来源:中国书画家网2022-06-29 17:38:35
             

            访友予觉学社隋牟

            引 子

            20年前,我从后海搬到东五环平房村时,相遇了画家隋宝森(山东人),就是现在的隋牟,这名字也是那个时间开始启用的。没多久,他与几位画家一起就去了湖南湘西写生,不久,恰逢遇到2003年的非典疫情,没法回京,待在凤凰很长时间,反而因这次疫情滞留在那里,每天给当地的苗族人画画,或者看山景,惭惭就喜欢上了湘西这个地方,这里走出过熊希龄、陈师曾、沈从文、黄永玉等大人物,这个地方带给他非常多的美好印象,那里的人情世故,山水风景,既陌生又纯净,是个画画的好地方,只是那时候画人物,一次不成画两次三次,形与色的强化,既强化了画的意味,又解决了造型能力,还体会了情感在画上的作用,略了觉悟。回京后,我们相处就非常融洽,格外的好,因为我来自湘西。他说,他喜欢那里的人,朴实、热情、单纯,没有都市里的浮华和算计,这种久违了的人性与价值,他觉得如诗一样的美,梦一般的好。当年交往的记忆,如今许多事情也未必全都记忆清楚,但, 一同旅居在北京的画家,平房村里有不少,多数在北京画院进修,两年后我又搬往了海淀、朝阳、昌平等地,那时的道友们也各自发展在不同的地方,有些自己的领域,非常有了建树,如今有联系的包括隋牟,还有易峰、高立峰、史树娥,这20年过得很快。

           

            最近一回,我与他在一场直播中相遇,谈及有关“书画同源”的话题,发现,我们之间诸多关于艺术,关于人生乃至关于古今,有许多认知重叠的地方,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他身边的许多朋友,我也有所交往,这几年,交往的默契,令人有感念。

            

            他现在所住的予觉学社,在宋庄国画院内,这里的空间非常宏阔,大门入口直接是展厅,估计有四百平米空间,平日里布置一些从日本回流的书画作品,属南画系列,相当于中国的文人画流派,主要受南宋时期画僧牧溪的影响,以简、淡、虚、妙为宗旨,水墨纯粹,流传至今,在日本历史上也出现过如祗园南海、柳泽淇园、逸然性融、隐元隆琦、铁舟德济、雪窗普明、池大雅、桑山玉洲、与谢芜村、田能村竹田、伊藤若冲、高芙蓉、富冈铁斋等。如今,日本国自明治维新以来,逐渐脱亚入欧,西洋文化占主导,近几十年来这股风气更甚,故此,许多有汉字印迹的文物反流回中国,唐宋的文化对我们当代人自然都显得那么亲切,好古之人,先觉起来,也是复兴民族文化的先导者。展厅西边是予觉学社,中间是走廊和两侧是两处露天空间,成回字型建筑格局,展厅北墙旁置有一处茶亭,夏天接待用茶用食的好地,享受天然空调。时值夏日,杏树上的果,既当了茶食,很应景。茶亭东侧是室内茶室陈设古雅、清静、悠然,主要的区间置有一墙柜子和茶台,柜子从地到顶,估计有三米六高,十几米长,柜子的陳设丰满,置有茶叶、书籍,各种壶、茶杯、古玩、太湖石。对面是一木榻,榻间有围棋,旁有紫砂梅瓶,插一根枯枝,显得颇有古意。另一区间主要是佛造像供台,八尊不同材料的佛像,庄严肃静,墙上是隋牟的草书作品,右侧是两件老木博古柜,有一些日本回流的古玩字画和茶器,柜檐上段,掛着日本艺术家富冈铁斋《養真》作品,离当下已有百年以上时间了,而对面是麻布为衬的案台,一件青花瓷板画,加之林壁石,处处可欣赏,靠窗边是一组明式圈椅和方桌,仿古件,常能感知此处可以分享藏品的地方,而窗外的一组楼层,是画室和起居空间。平常没有客人日,若大的院子也就四五位在此生活,修行,可以想象,这里的每一个空间,不论是用与无用,皆是一处可以滋养心境的好地方。

             

            6月14日下午,我如约而至,他说,他刚运动下来,每天这个时间,都是在做运动,身体要紧,不然很多事情做不下去,我们这个年龄刚好在一个甲子的前期,养生和养心,颇为重要。他说,每天下午3点,是运动时间,需要交流和见面都放在下午4点以后,这成了他的生活习惯,他上午要做日课,要完成自己的一些安排,近期主要是在书法上尤其草书上,乐此不疲,着了迷,日子过得很充实,也很有精神力量,很舒服。他告诉我,入住于此已很多年,安心做他的艺术,书、画、印、琴、禅、茶、鉴定诸方面的,看得出,有成效,养出了一股清静之气。如今的他,书法也好,画画也好,笔法的散淡,长锋羊亳在纸上的行迹,千变万化,显示气韵生动,归及六法之功,自在中有理法,形式里颇感幽默与夸张,笔墨间气格松脱,很具禅意,正所谓“画如其人,字如其人。”这样的选择,并非一开始就如此表现,是经历过漫长的推演和选择。包括,为此努力的所有画家们,也都是他们自己人生轨迹不可缺少的某种集合,不断的在这一条路上,走向光明,修行与内在的品格形成是需要漫长时光,也并非都会一帆风顺,其中的苦楚与艰辛也只有自己知晓,这样的执着,也让隋牟在艺术信念上和精神上做到了充盈。我感觉,书画之道,恰如中国文化历史长河中的一大精神主脉,护佑着千百年来以汉字文化为道统的每一个士人和艺术家,在不同时代,显示出不同的光芒,并留下不朽名作和经典,以此激励着当代以及未来,后学之辈。隋牟如同一位艺术前行的殉道者,一直有方向,一直默默走来,有着良好的天性和意趣,具有个人风貌与艺术语言,显然,这种选择是正确的。

            

            隋牟20多年前,从青岛老家来京闯荡,成为时代的北漂,那时青春年少,有激情,有梦想,对艺术的前景也没有太多的把握,但命运有幸,机遇的来临便是性格决定了命运,所得到的回馈一定意外。当年入学北京画院之后,入了著名画家石齐先生门下,之后,又有缘相识中央美术学院名师卢沉先生,这种机缘可不是一般的机缘。在与严师交会之际,他们的一句话,一个观念,一种思考,都会受益一生,这也注定了不一般,隋牟的另一个名字叫一舨,这一舨和那一般不一定相同,但谦虚的,那虚怀若谷的心境,依然可以通过名字来判断。当然,这些由此生长出来的艺术作品和思想观念,经历了时间的打磨,越来越显得纯粹、简括、大象。人生一世有感于苦短,能遇到有缘人,遇到名师,知晓前行的路灯在哪?自然是一种幸运,更像是一种修行人的福报。

           

            隋牟的书画作品里,颇有禅意,有清静之感,有玩味之心,有雅趣品味,这内外的关联,或许是他对历代书画名家的潜心研究,尤其对僧侣的禅画与书法颇有领悟。禅,是中国文化历史中一朵绚烂的莲花,是一种逃离现实注入精神的风姿。恰如周敦颐先生《爱莲说》中所言:“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又说:“莲,花之君子者也。莲之爱,同予者何人?”这是气格,对于艺术气格的一种选择,是挑战难度。所谓“清静之心,是自然偶然所生成,并非矫情,不可伪装。”我们纵观历史当中,可以搜索到诗人王维,苏东坡以及画家赵孟頫、牧溪、梁楷、文征明、陈淳、徐渭、董其昌、四僧、担当、金农、弘一法师等,他们是中国传统人文脉络上的明珠,他们共同的能量,就是修禅,在虚空的精神里赢得了自我,寻得超我,寻得了另一个世界。这也是中国人文境界里的主体脉络,由此可观,选择修行,自然是我心自在为本,禅与当下,禅与自我,禅与未来给予的思考和引导。理解隋牟的艺术,无论是形式还是气格,以及笔墨的内涵,都因为他个人的心性与修为,达到了某种境界而显得突出。

            春雪

            唐·东方虬

            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

            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

            登鹳雀楼

            唐·王之涣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山行

            唐·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生处一作:深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与隋牟交往,见他多不善言语,感觉上,却有很好的默契,主体的价值和立场是一致的,不论文化认知,还是人生的感悟,还是精神的价值,我想,有非常多的一致的地方,一则是生命本来的意义何在?一则是艺术对人的价值?一则是心灵如何安放?这都是每一个人生命认知的个人投射。之前,他一直从事书画艺术人才的培养,且有许多自己体悟出来的门径,但终归还是有所失望,自己能做到,未必学生们能做到,比如,学画先学字,学字先净心,专注每一件小事,时间一长,多有收益,一步一趋,方得智慧。但,当代的青年人,难有恒永,花样繁多,难能精进,其原因,在于当下社会风气不良,一切为了成功,“成功学”的价值观,影响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大量的企业人事变了救世主,一些曾经的文化经典,人文专家,形而上的内容被隔置,书店里没有好书卖,编辑的审美堪忧,电视剧的历史现扬被颠覆,穿越成了娱乐之本,艺术,文化以及学术没有权威,文化堪忧,精神堪忧,审美也更不合适宜。当然,当时代的大潮来临,我们隐退是必然的,我们既然选择了艺术,选择了书画,选择了碑与帖,选择了形与色,这都是我们的缘分,也是一种自我的审美观的表达。那书法里的隋牟和隋牟的书法,应该可以认定为两个层面,我理解,如今他在草法上的探索,主体是以草书为主,无论,古贤里的张旭、怀素,以及文征明、祝允明、徐渭、傅山、王铎,包括近代的林散之,都是历代艺术文脉里的高手,也都是以笔法而名扬天下,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隋牟认为,他自己有点贪,贪在草书,贪在人物、山水、花鸟,贪在完美上。而这里将专注与广博同在,是为自己挖了口深井,提高很有难度,但,在他许多书法作品里,草的意味与理法之间正在交融,那种把情绪,空间,使转,节奏,浓淡,变化多端都融在毛笔书写时的状态,是由心而出,由笔成相,放浪形骸,一挥儿就,写得纯粹,写得有姿态,这既是一种自信,也显得颇具前卫。

           

            隋牟的艺术是综合的,又是独树一帜,源于性格,更源于他对自由的追求。得自在时,方能松脱,散淡,不被眼前利益所惑,立足长远,取法乎上,达到的是一种较高的境界。

           

            当晚聚餐的友人唐书安和陶良宝夫妇、宽门、隋牟,以及三位做音乐的朋友,好酒好菜,美好由上心头。吃了晚餐后,看到院子里的竹子初生的感觉,翠绿新鲜,印在墙面上宛如一幅《竹石图》,这种氛围和景色,正暗合了我对老友隋牟的认知。或许这里的文字也只能算抽出了他的某一个瞬间片段,一个层次或是一种个人观察。他的内容不仅仅这些,是繁复的,是陌生的,是一个内外兼修的,不可预计艺术家,相信他会越来越好。

            2022年6月19日子游于北塘

                

            闲适图17cm×20cm纸本设色2021年

            误入藕花深处45cm×60cm纸本水墨2021年

            小桃红20cm×30cm纸本水墨2021年

            十里荷花45cm×60cm纸本水墨2021年

            陕北人家35cm×45cm纸本水墨2021年

            双马图34cm×68cm纸本水墨2014年

            携琴访友图68cm×34cm纸本设色2021年

            十样花68cm×34cm纸本设色2021年

            隋 牟 Sui Mou

            一舨,原名隋宝森。生于山东胶南。受教于石齐先生,后拜卢沉先生为师。现居北京,书法家、画家、收藏家。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47(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5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