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本站新闻 >>

        王远个展·三生万物即将举行

        分享到:
        来源:艺美中国网2017-10-20 11:51:37

            (1/3)

            (2/3)

            (3/3)

           “王远个展·三生万物”即将在主题为“艺术,为生活添彩”的2017(第二十一届)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上隆重举行。“王远个展·三生万物”由美国Elite画廊主办,李旭学术主持。时间11月2日至5日,地点:上海浦东新区国展路1099号世博展览馆A04展区。

            
          王远画展将首次亮相21届上海艺博会

            著名艺术家王远先生的绘画作品将由美国Elite画廊鼎力推介,在第21届上海艺博会上隆重展出。这是王远先生的绘画作品展首次在上海艺博会亮相。

            王远先生是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当代艺术中心副主任,上海市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上海抽象画会副会长,中国美协会员。曾作为访问交流学者,分别公派至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和法国巴黎国际艺术中心。

            王远先生长期致力于当代艺术、绘画、涂象艺术的研究,曾80余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学术活动和展览,在主流媒体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曾多次担纲国内外重要文化艺术活动的策划和评审,多次接受国内外主流媒体的专访。曾应邀参加圣彼得堡第十三届国际大师艺术展,并获得俄联邦杜马文化委员会颁发的国际大师级荣誉。荣获上海市第十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有个人画册和学术专著出版。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王远先生的绘画创作逐渐由具象蜕变为抽象,并且令人意外地选用三角形画框。这条前无古人的艺术之路,给他带来新的体验,新的机会,新的空间,新的构想。此次展出的绘画作品,就是他多年来砥砺前行,潜心探索的骄人成果。

            
          王远《万牲园》板上油画不规则形

            Elite画廊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卡梅尔市

            主办者、艺术家、策展人就此次展览进行的对话。

            韦亦佳(策展人): Elite画廊为什么鼎力推介王远先生的个人画展进入上海艺博会?

            Janey(Elite画廊总监):成功的画廊,不仅是艺术交易的桥梁,还应是艺术活动的平台;不仅是艺术品的伯乐,还应是艺术家的知音;不仅有艺术经营者的冷静,还应有艺术爱好者的热情;不仅要有前瞻的市场研判,还应有高超的策划水平。此次我们做了充分准备,携王远先生的绘画展来参加这次艺术盛会,就是在践行上述经营理念。

            韦亦佳 (策展人):Elite画廊怎样挑选与自己合作的艺术家?

            Janey(Elite画廊总监):两个途径:找寻和扶持有天赋,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这需要眼力,财力,诚心和耐心。再就是寻找有深厚的理论功底,有精湛的艺术造诣,有独特的个人风格,有预期的市场潜值,但因种种原因尚未充分走进市场的成熟艺术家。

            韦亦佳(策展人):王远先生显然属于后者。

            Janey(Elite画廊总监):学术背景宽广,艺术经历丰富,创作研究勤奋。好的艺术家对于画廊来说可谓稀缺资源。

            韦亦佳(策展人):王远先生是我熟悉和尊敬的艺术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王远先生的绘画创作逐渐由具象蜕变为抽象(此前他的具象绘画就有平面和构成的倾向),并且令人意外地选用三角形画框。这条陌生而有魅力的艺术之路,给他带来新的体验,新的机会,新的空间,新的构想。这是他对视觉艺术的历史广泛深入研究后的理性选择,也是艺术家的性格性情、阅历学养、审美趣味形成的自然向往。如同立体主义绘画产生的意义不仅在于将多个视点的物象置于同一画面一样,选择三角视窗的意义也不止于画框外形的标新立异,而是在于对几乎与生俱来的恒定“看法”的质疑与突破,在于冒险打开一扇未知视窗的勇气,在于执意要用自己的眼睛观看世界的坚持。三角画框,颠覆习见,形成视觉冲击。但端庄的正三角会给人凝稳静穆之感。令我们联想到端坐的佛陀,静立的雪松,庄严的祭坛,无言的山峰。在室内陈列,有别致之美,无违和之虞。画框轮廓造型凌厉,但艺术家营造的框内气象却波澜不惊,宁静致远,五色氤氲,情思缠绵。画面富于变化又内蕴丰满:或如星云密布,深邃悠远;或如万类争荣,生机无限;或如御风俯瞰,辽阔壮观;或如寻幽探微,精妙敏感。画框与画框还可依据空间和色调任意拼接,有装置的意味,有壁画的气势。无限的可能,无尽的解读,常给人新鲜的美感,意外的惊喜。

            
          《天花》布上油画,等边三角形,边长90cmx6,王远 2007年—2011年

            Janey(Elite画廊总监):创新的艺术作品与独特的艺术个性,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反常。刷新常识,打破常规,这会确立艺术家作品的识别度。艺术家也要创立品牌,有助于为美术史添砖加瓦,有助于实现市场价值。

            韦亦佳(策展人):艺术家的品牌就是其风格与个性。如吴冠中所说,是艺术家的背影,自己看不见。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构成品牌的要素之一是独辟蹊径。王远先生不仅透过与众不同的三角视窗探究万象,表露心迹,驰骋幻想,绘画过程也有许多“无法无天”(王远语)的尝试与历险。比如用“自身也运行”(王远语)的中国水笔蘸取西画油彩在画布上随心勾勒,让灵动变幻的彩线笼罩色块,弥漫画面;比如不预设终极的创作图式,尽情享受“一丝不苟乱塗抹”(王远语)的绘画过程,任由笔触随自己的思绪和心境游走,让无趣的表象逐渐隐去,让意象和精神逐步凸现,由偶发和不确定孕育画面的蓬勃生命和无限想象。比如直接从自然物的色彩布局汲取灵感,使色调更为神秘微妙、色谱更为丰富宽广。

            
          《罩》布上油画等边三角形边长160cm 2000年上海美术馆收藏

            Janey(Elite画廊总监):王远先生,您喜欢将自己的作品称为"塗象"艺术,与抽象艺术比较,这个称谓有什么特殊的含意?

            王 远:(艺术家)抽象艺术大多简洁,概括,色彩对比强烈,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而我的抽象创作更接近“涂象”艺术。我喜欢一丝不苟地乱涂,这种一丝不苟是出于对文化的尊重,而乱涂则是本能的需要。作品描绘的事物起初可能是具体的,由于不断遮盖,线描层层叠加,变得越来越轻浮、暧昧,而这些或隐或现的线描看似一丝不苟,走向却随心所欲,抽象形体如展开的蝉翼,像透明的水,流动着愉悦而不确定的神态,给观众继续想象的空间。这种“涂象”更能拉近你,让你贴近画面去揣摩纷乱复杂线描中的事物。

            韦亦佳(策展人):我的理解:在这段话的语境里,抽象偏于理智,涂象偏重本能;抽象偏于结论,涂象偏重过程;抽象偏于经营,涂象偏重随性;抽象偏于冷峻,涂象倾向温润。这在他的作品中可以得到印证。“一丝不苟地乱涂”,看似矛盾的准确概括。以诚实的态度,用严谨的画笔,随意识的流动,借想象的双翅,听感性的指引,去表现自己飘忽不定,稍纵即逝的感觉、情绪、冥想、记忆……。随意中有禅意,偶然中蕴必然。我想建议王远先生用他乐道的《道德经》中的“三生万物”作为展名。因为他作品中新的图式、新的技法、新的理念、新的意象都源于三角。三角视窗,可能有悖“常道”,但是合乎大道。

            Janey(Elite画廊总监)我相信,有新颖的学术命题,有别致的视觉作品,有周密的推介预案,有得体的展陈设计,这个展览定会引人瞻目,在艺博会取得应有的效应。

            (本展览将于2017年11月2日至5日在第21届上海艺博会A04展区展出。上海艺博会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国展路1099号世博展览馆。)

            王远,男,1965年8月生于上海,现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中心副主任,上海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华东师范大学艺术分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抽象画会副会长。

            主要经历:

            1989年毕业于首届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专业。2004——2005教育部公派俄罗斯艺术类项目(国家留学基金委全额资助)——列宾美术学院访问交流学者。2007年中国文联、华东师大双跨公派访问交流于法国巴黎国际艺术中心。1992年—1998年上海教育学院任教。1998年至今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教。2002年——2012年分别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2012年1月——2017年6月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系副主任。2017年7月起,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职。

            主要研究与成果:

            从事现当代艺术、绘画、涂象艺术研究。曾参加了国内外重大学术展览与活动80余次,在主流媒体、报刊、杂志上发表论文100余篇次。多次策划评审国内外重要文化艺术活动,受邀国内外主流媒体、电视台专访。2012年,获得上海市第十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2011年,出版著作《我看······》当代艺术之评论。2005年,受邀参加了圣彼得堡第十三届国际大师艺术展,获得俄联邦杜马文化委员会颁发圣彼得堡第十三届国际大师级荣誉。2003年,出版个人画册。

            王远《浮游物》布上油画

            王远《水泡》布上油画

            一个“涂象”制造者的自语

            文:王远

            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来到使得人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商品有了统一标准,统一批量生产。虽然商品标准的统一可降低成本惠及百姓,然而人们却要在一个被统一的物质环境中生活,没有一点意外……

            幸好,有一个意外,生活中还有艺术。它没有被统一标准,也不可能被批量生产;艺术使生活有了灵感,有了偶然,有了生命……

            艺术的多元化在宏观上给予了每一个艺术家前所未有的自由,其中包括自由选择的表达方式和精神内容的独立思考。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的创作逐渐蜕变成非具象艺术(我更愿意称“涂象”艺术),那是我搜索了大量历史视觉纪录,并通过学习研究之后的一个选择。这些文化准备是必须的,同样也是艰辛的,这也为我以后能够无畏地建立个人创作风格打下了基础。在学院所学的具象绘画的技能与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隐藏在我现在的画面中。这并不说明我对往日的经验和技巧没有依恋,恰恰相反,这是我在以往经验的基础上,对自身的发展和突破再思考的结果。

           
          王远《图》布上油画

            绘画从远古时代的洞穴里诞生之后,它的命运就同空间的变化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由于空间的不同,它所选择的介质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从崖壁到建筑墙壁,再到纸上、布上、以及任何物体上,我们都能发现绘画在各个时代所呈现出的不同魅力。

            尽管不同时代的绘画如何变迁,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所有的画几乎都是四边形的。这可能同数千年来人们从方形的窗户看风光的习惯有关。那么,除了窗户式的方形以外还有其它什么形状可供审美呢?我选择了三角。

            我想打开另一扇窗户看世界。

            事实上人的眼睛所看到的事物外延,也并非全是方的形状。它的形状应该是由人的眼眶形状决定的。三角形是我个人观察世界的视野。起码我不是通过一个事物(窗户)看另外一个事物(景象)的,而是直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

            为什么习惯性的思维不能打破?古往今来,有太多的与三和三角形有关的事物:三角洲、三角函数、三角关系、三原色、三字经、三生万物……这个世界似乎与三以及三角形有着种种神秘的联系。

            于是,从上世纪末起我开始了三角形油画的创作。目前,我选择的都是等边三角形。从外观上看,三角形既有稳定性的一面,又有改变空间、扩张空间的一面,它是多重特性的组合。

            三角形的结构是超稳定的结构。这一点从埃及金字塔到现代的建筑结构,都可以得到充分的印证。

            其次,一件三角形油画放置在一个空间里,它改变了作品以外的常规空间形状,同时,三角形内的艺术运动和三角形外不同方向的移动,使空间产生了被挑战的状态。与方形相比,三角形油画的创作更富有冒险性。三角形内空间布局发生的变化会直接影响到创作习惯的改变,以及创作过程的其它一系列改变……在三角形的视野中,集结了我以往所有的视觉观点,并动态地延续了有意义的创作理念。

            在外表张扬的形状下,我经营作品本身时更喜欢表达含蓄。这时,张扬和含蓄要同时发生在一个矛盾视觉体。

            在三角内部我描绘的图象是微妙的,也不具有冲击力。因为它不需要强大的冲击力,它需要的是拉近你,让你贴近画面去揣摩纷乱、复杂线描中的事物。这些事物起初可能是具体的,由于不断的遮盖,线描层层地叠加变得越来越轻浮、暧昧。而这些或隐或现的线描看似一丝不苟,走向却随心所欲,如展开的蝉翼,象透明的水流动着愉悦而不确定的神态……你可以继续被幻想,而事物的一切似乎都只是一些可能或是一堆锦灰……


          王远《万牲园》布上油画 等边三角形

            我喜欢用毛笔画油画,不管是大的羊毛刷笔或小的狼毫描笔,它所营造出的柔软和灵动是其它工具所不能比拟的,也许你不能完全掌控它,因为在你运行描画时,它自身也在运行。我喜欢用铁线描网住画面,象蛛丝一样慢慢地弥漫开。你可以认为这些五彩游动的线是线路图、神经线、K线、地平线、海岸线、星际线……密密麻麻的象空气一样飘浮不定……

            我经常会边看电视或边看书工作,没有取舍的把所见所闻描入画中。我曾经半年做了一件油画底子,是白的,让来我工作室的朋友在上面留下指纹或不同的线,至今十多年了还没有完成。

            创作完一件作品后我常常会关上所有的灯,在夜里用夜光色勾画、点缀……荧光在黑色夜空中闪闪烁烁……

            我喜欢长时间的在一件作品上劳动……

            创作过程中常常会带来一些不安情绪,或许是逃生后的不安,去寻找不同感受的意义。一丝不苟的态度居然营造出一个复杂、迷乱的世界。这不是我的初衷,但事实就是这样——结果我认为,而且是自然而然的形成乱象丛生的美丽景象——它是生命的自由驱使,是对已知观念的突破,是慢慢凝聚后的释然。

            不同阶段对不同事物的理解会释放出不同意义的内涵。

            美丽是表面的吗?痛苦是深刻的吗?我不知道。我从小就迷恋美丽,也许是人类悲剧太多的缘故。我不惧怕美丽,因为它常常诱惑着我,敏感的神经使我无法躲避,美丽的映象又常常很少,为什么还要拒绝——哪怕是短暂的危险的美丽,犹如伸手摸向美丽的眼睛蛇。当你可以决定美丽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去用尽它的疆域。我喜欢动物、植物以及自然界产生的一切美色。美丽可以消除敌意,可以在美丽的背后乱“涂”乱“抹”为所欲为,说尽你的故事……

            绘画通过“手”绘的“涂”画,形成无法复制的生命迹象。这种“涂抹”简单直接,以我手绘我心。

            
          王远《万牲园》布上油画 等边三角形

            绘画给我带来的魅力是一种虚拟想象的宁静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未来草图,也是无法无天的原始方案的开始,是一张世界地图……它可以保罗万象,天马行空。从这个意义上,我以为艺术的本质不是真实,而是不真实……我还以为,人类今天的许多想象停留在平面的草图上就足够了,无需实施证明,起码活着的人是无权做的……

            现代社会随着人类的渴求和奋进,工业化、科技化的浪潮席卷而来,造成物质世界变得越来越具体和冰冷。所以,对“手涂”绘画艺术的理解更应重新认识,或许它能够弥补一下生命的孤独。

            “象”来自东方哲学思考——它是世物的种类,也是世物的万象。

            我喜欢用一种欢快的色域来表达世象万物,也喜欢一丝不苟的乱涂。这种一丝不苟是出于对文化的尊重,而乱涂是本能的需要。我喜欢千山万水,它夹杂着晃动与游移,也喜欢微风细雨,它夹杂着精耕细作。这一切都是以艳丽、梦幻的三角视象来呈现的,它无法依靠查阅词典来找到标准的答案,这是一种不确定的生命,它只属于艺术家个体的,一个“涂象”制造者的自语。

            至此,三角形外部和内部的混合意义共同融合为另一种自语的世界。这就是我的“涂象”油画作品。

            近年来,我延伸了三角形油画作品的系列组合。它的组合使外部空间变化的可能性更多。它可以是两个单元或五个单元组合,甚至根据空间需要,五十个单元的任意组合游走,延绵不断……我已想象不出结果的形状会是什么样的,因为它有太多的可能……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从三开始。

            2009年3月写于上海

            本文刊发于2009年第一期《中国艺术》

            
          王远《蓝雨》布上油画 等边三角形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40(s)   3 queries

        memory 5.91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