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业界人士 >>

        张大千荷花水墨的艺术价值与收藏

        分享到:
        作者:翟海月来源:收藏快报2020-07-10 07:31:33

            (1/8)表1 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截至2019年12月13日

            (2/8)表2数据来源: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统计时间截至2019年12月13日

            (3/8) 图1 张大千《泼彩荷花》,成交价1310万港元,佳士得香港2016春拍

            (4/8)图2 张大千《荷花》,成交价598万元,2018年上海敬华春拍

            (5/8)图3 张大千《荷花》,成交价519万港元,佳士得香港2016秋拍

            (6/8)图4 张大千《泼彩荷花》,成交价186.3万港元,佳士得香港2017春拍

            (7/8)图5 张大千《泼彩荷花》,成交价198万元,北京华辰2006年春拍

            (8/8) 图6 张大千《荷花》,成交价207万元,2012年北京保利

          在世界各大艺术拍卖市场的中国书画近现代版块中,张大千位于第一等级的收藏序列,其艺术影响力与市场成交价格,一直对国内外市场影响巨大,并成为市场冷暖的一个标志性指标。

          张大千十分喜欢荷花题材,作品不断推陈出新,形成了驰名中外的“大千荷”。纵观张大千荷花水墨近十年来的市场表现,对投资者和收藏家来说,其定价体系较为成熟,学术定位也非常清晰,值得关注。

          张大千水墨市场概览

          根据雅昌艺术拍卖频道的统计,1993年至2019年之间,张大千的绘画作品共有12521件上拍,累计成交了9250件,成交率也达到73.88%的较高水平(同期整体艺术拍卖市场平均成交率仅为49.91%),成交总额更是达到了175.52亿元人民币。从表1、表2可知,2018年张大千书画成交总额达到9.3亿元人民币,与2014年、2015年基本处于同一规模。

          从张大千的作品成交均价来看,近三年来基本稳定在300万至400万元之间。而其荷花题材的水墨,因雅趣的文化内涵象征,这几年都成了市场追捧的热点,千万级别的天价作品屡见不鲜,可见市场对其荷花题材水墨的学术认知和价值认可(图1、图2)。

          水墨荷花雅俗共赏

          张大千非常喜爱荷花,一生画荷无数,他以“君子之风,其清穆如”来盛赞荷花的高洁和雅趣。而每当初夏荷花盛开时节,张大千都要四处赏花和写生,并在自家居住的庭园内,开辟池塘以遍植荷花。正因为这种出自内心的喜爱,张大千所画的荷花,特别是晚年的泼墨、泼彩,生动流畅、气韵感人,将文人花卉的笔墨范畴拓展至现代水墨东西方融合、具象抽象并存的崭新境地。

          张大千的荷花,恪守他一以贯之的强调绘画与书法之间的关系——用正、草、篆、隶四种书法技巧画荷:“花的干,用篆书;叶,是隶书;瓣,则是楷书。”正因为张大千观察细致入微,他笔下的荷花才能形态各异姿态万千,犹如淑女,或正、倚、俯、仰,犹如小儿或静、动、离、合,犹如美景或大、小、残、雅,且在风、晴、雨、露中,“映日荷花别样红”“风吹荷叶十八变”,展现了我们这个婆娑世界的人间百态。

          张大千早年画荷花,画法多以明代画家徐渭画法为多,中年时是半工半写者多,到了晚年最擅长以泼彩半抽象手法来画荷花。如图3构图饱满,疏密有致,用笔豪放大气,黑白两色格调清新典雅,具有强劲的蓬勃向上之势。三四片卓然飘逸的巨型荷叶,在夏风的吹拂下,随风摇摆、舒展筋骨。而荷叶疏影中,两朵高雅洁白的荷花已盛然绽放。张大千用笔古朴疏狂,架构自然忘形,泼墨淳厚飘逸,使其荷花的气韵与气势颇与众不同。

          具有抽象元素的泼墨泼彩水墨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泼墨泼彩受西方抽象画派影响很大,但其也为张大千提供了一个融合东西方不同技法风格的平台和舞台。在类似西方抽象艺术的表面下,张大千既保持了鲜明的西方抽象现代形式美感,又在细节之处体现了中国传统国画和书法的造型功力。

          从图4看,张大千将抽象作为泼墨泼彩的一种技术化水墨处理手段,这无疑与西方的现代抽象艺术有着某些类似之处,比如抽象艺术里的自动化、偶然性、平面化的概念,对画面平面构成元素和形式美感的重视等。张大千无疑要发展一种具有东方性格的抽象美——它包容平面感和立体感,包容中国传统技法和西方光影造型。因此,与其说泼墨泼彩水墨是张大千在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的影响下,对中国传统水墨进行个性化的革新,不如说是当时社会各种艺术技法、各种艺术观念的矛盾黏合剂,并通过泼墨泼彩所具有的东西合璧的包容与同化力,将不同的技法体系融合,也为当代水墨开创了一条创新之路(图5)。

          出世佛法入世水墨

          张大千原名为张权,另说“张正权”。他从日本回国后,在上海淞江禅定寺出了家,法号“大千”,而“大千”本源自佛家的宇宙观“三千大千世界”,这就是张大千其法名的来源,也是他常用的印章名,更是他在方寸之间以笔以墨中创造出的大千婆娑世界。此后余生,“大千”这个法号,成了张大千驰骋画坛的符号。

          在张大千的荷花水墨中,荷花是“大心无心”禅意,它倚于佛经中的“天风”,其“来无影,其去无踪,风抚而过,心自澄明”。

          在《维摩经·佛道品》中曾有经云:“火中生莲花,是可谓希有。在欲而行禅,希有亦如是”。“莲花”在佛经中既是清纯本心的象征,即“空”,也是超越一切世俗烦恼的象征,而“火”在佛经中则是一切烦恼之“色”,“世间的贪欲、嗔恨和愚痴等种种烦恼如‘火’,皎洁晶莹的觉悟之心则是‘莲花’。”正因如此,“火中莲”是超越过程的象征和比喻,也是“本心”经过“色”诱而“不住”“不执著”的过程,而“莲花”也因此而成为超越象征着烦恼的“火”,成为通向“禅悟”的途径之一。

          图6作于1960年,此时的张大千,正尝试以泼墨泼彩的技法展现出一个更加具有禅意和佛趣的世界,因此其对景物的描绘也更加抽象和宏观。这幅荷花水墨与其早年的工笔荷花作品大相径庭,从构图到墨,都颇具表现性和抽象性:从构图上看,荷叶大片伸展,荷花孤芳自赏,荷秆穿插交错,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形式美。下半部分以泼墨画出荷叶,笔墨酣畅。荷花则以白描绘出,花瓣轻灵,在随风摆动的墨叶衬托下,颇见风致。

          在目前的艺术投资市场,张大千的作品价格屡创新高,而荷花作为传统花鸟、花卉题材也在张大千成交TOP15列有一席之地。作为雅俗共赏的题材,且基于张大千在传统国画的基础上对西方现代绘画的吸收和对中国禅宗思想的理解,使其荷花显示出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是一个值得长期追踪且具有较好支撑的艺术收藏项目。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483(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2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