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业界人士 >>

        宋徽宗书画特色鉴定及行情

        分享到:
        作者:牟建平来源:美术报2020-07-27 07:20:27

            (1/2)赵佶 枇杷山鸟团扇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2/2)赵佶 祥龙石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佶(1082-1135),号宣和主人,宋朝第八位皇帝,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哲宗病逝无子,太后向氏立端王赵佶为帝,次年改年号“建中靖国”。1100-1125年在位,任用蔡京、童贯主持国政,变乱新法,穷奢极欲,滥增捐税,崇奉道教,修建皇家宫苑,导致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引发农民起义,宣和七年金兵南下,年底传位钦宗,自称太上皇。靖康二年(1127),被金兵所俘被掳北上,受尽凌辱,后死于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年54岁。

          宋徽宗在位时,不仅广收古物,网罗画师,扩充翰林书画院,还编辑《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宣和博古图》,在书画创作上,赵佶更是力倡花鸟写真,他独创的“瘦金书”,成为书法史上独树一帜的一种书体。毫无疑问,宋徽宗的政治生涯是失败的,一位艺术家当了皇帝,是百姓和国家的悲哀。但是宋徽宗身为一个书画家皇帝,他对宋代院体画的发展,无疑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创造了中国绘画史上的宣和时代。

          宋徽宗的绘画,继承了宋初以来宫廷画家奉行的“黄筌富贵”程式,又吸纳了北宋中期赵昌、崔白创立的水墨新风,他尤其强调写生,在用心体会物象形理之外,更注重花鸟的生机与精神,所以他的画既工整气派,又不失灵气。宋徽宗的绘画主要有两种风格,一类是赋色工笔花鸟,另一类是水墨类的。《画鉴》云:“徽宗性嗜画,做花鸟、山石、人物,入妙品,做墨花、墨石,间有入神品者,历代帝王画者,至徽宗可谓尽意。”

          宋徽宗的工笔花鸟画有三大特点。首先是刻画精细入微,形态逼真,相传他用生漆点睛,所画禽鸟栩栩如生,格外传神,这是技法上的。其二,宋徽宗的花鸟画,都每每有一种难得的瞬间感,这是他与别人的不同之处。第三,宋徽宗的花鸟画富有诗意文气,这是他擅长诗赋的长处,宋徽宗的画很多都配有大段的诗题,这是一般的院体画家所不具备的。如《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芙蓉锦鸡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瑞鹤图》(辽宁省博物馆藏),《腊梅山禽图》(台北故宫藏)等。

          在绘画上,宋徽宗强调“形神并举”的艺术主张,对后世影响很大。北宋绘画理论中已有“气韵为高”的说法,但在赵佶时代,严格要求形神并举,这一点在他的御画或御题画中都有体现。如《枇杷山鸟团扇》,画了一只回头的山雀,还有一只飞舞的墨蝴蝶,可谓构思巧妙,形神俱佳。《五色鹦鹉图》,画了一只重彩的五色鹦鹉立于杏花枝头,五色鹦鹉色彩艳丽,刻画非常精细,但写真之余又非常神奇地抓取了五色鹦鹉立于枝头的瞬间神态,观之有呼之欲出之感。

          除了花鸟画外,赵佶还擅画山水和奇石。他画的《溪山秋色图》(台北故宫藏),表现了江南水乡渔夫捕鱼的景象,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意象。而《雪江归棹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则是一幅雪景画长卷,平远空旷,寒气袭人。宋徽宗酷爱收藏奇石,他也爱画奇石,他画的奇石是他的一绝,前无古人,如《祥龙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以水墨来写真太湖石,把石头玲珑剔透,“皱、透、漏、瘦”的质感完美地表现出来。

          宋徽宗的人物画,也非常精彩。他画的《听琴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和《文会图》(台北故宫藏),具有自画像色彩,把自己的现实生活和精神向往都展露无遗。特别是《文会图》,描绘了北宋时期文人雅士品茗雅集的场景,案上的果盘、酒樽等器皿非常繁复,另画茶床,石几上还有古琴,这是模仿唐代阎立本《十八学士写真图》的一幅画,但是主人似乎改成了宋徽宗自己。而《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则展现了赵佶临摹古画的能力。赵佶的人物画数量极少,所以尤显珍贵。

          赵佶的书法,早期学唐代的薛稷、褚遂良,后又学宋代的黄庭坚,将薛稷的瘦,褚遂良的秀,黄庭坚的劲,三者完美结合于一体,最终形成点画细瘦如筋、舒展飘逸、挺拔有力且不失婀娜的“瘦金书”,瘦金有“瘦筋”的意思。赵佶的瘦金书,早在20多岁就已经成型成体了,他的《楷书千字文》是23岁所书,写给奸臣童贯的,瘦硬挺拔,一笔不苟。40多岁写的大字《秾芳诗帖》,结体潇洒,有兰竹之韵,笔致劲健,堪称赵佶大字第一。

          宋徽宗的瘦金书,深得薛稷之瘦硬,特别是将褚遂良楷书的遒媚飘逸和空灵飞动更加强化了。他的瘦金书早晚期也有很大的区别。早年的瘦金书,偏于细瘦,骨多肉少,如《楷书千字文》。而晚期的瘦金书,肉多骨少,更显丰腴俊秀,如《秾芳诗帖》。宋徽宗的瘦金书书法真迹存世的不多,有《楷书千字文》(上海博物馆藏),《秾芳诗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闰中秋月诗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夏日诗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牡丹诗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等。

          历代对瘦金书多有赞语。元代赵孟頫赞云:“天骨遒美,逸趣蔼然。”明代陶宗仪《书史会要》评价徽宗书法:“气势劲逸,意度天成,非可以陈迹求也。”明末陈邦彦在《秾芳诗帖》尾跋中赞其“此卷以画法作书,脱去笔墨畦径,行间如幽兰丛竹,泠泠如风雨声,真神品也。”以画法作书,这是很准确的概括。清代王文治赞云:“不徒素练画秋鹰,笔态冲融似永兴。善谏工书俱第一,宣和天子太多能。”

          宋徽宗的草书也非常出众,但作品非常少,只有区区两件。他的草书属于狂草,有怀素狂草连绵之势,但点画更俊美一些。他40岁写的《草书千字文》(辽宁省博物馆藏),写在一张长11.7米的宫廷特制描金云龙纸上,写得点画流利,笔势飞动,洋洋洒洒,一泻千里,在历代名家的草书《千字文》中也算得上是名品。他写的《掠水燕翎诗纨扇》(上海博物馆藏)也是一件草书,弥足珍贵,“天下一人”的草押,与正文融为一体,天衣无缝。

          宋徽宗由于名气太大,其书画历代多有伪造。而且由于存在御制、御画、御书、御题之分,所以鉴定起来非常困难,历来专家对其传世书画真伪也多有分歧。宋徽宗非常爱题画,所以流传下来的一些御题画,并不是他的亲笔画。笔者以为,落款写有“御制御画并书”,并伴有草书花押“天下一人”的,同时有题画诗的,更大程度是宋徽宗的亲笔,如有名的《祥龙石图》《瑞鹤图》《五色鹦鹉图》等。因为大段的题画诗及书法,绝非他人所能伪。也正因为此,赵佶开启了元明文人画“诗、书、画”结合的先河。

          近年国内外拍场上偶有宋徽宗书画上拍,个别还拍出了不菲的高价。在2009年北京保利春拍上,《写生珍禽图》以6171.2万元成交。对于这件《写生珍禽图》,当时的众多专家也有迥然不同的看法。最早送拍到中贸圣佳时,给徐邦达过眼,徐邦达一看却说,这东西是《石渠宝笈》著录也不行,是赝品。几年后又送到中国嘉德,徐邦达又改口说是宋徽宗20岁当皇帝前的早期画作。而谢稚柳则认为是40岁后所作,可见专家的看法都很难一致。当然近年拍场上也不乏一些无聊的市场炒作,如某号称宋徽宗《临唐怀素圣母帖》以1.2亿港元成交,明显是不靠谱的伪作。

          目前,全球各大博物馆藏宋徽宗书画作品存世仅有19幅,这其中还包括少量宫廷画师的代笔,可见其作品数量实属凤毛麟角。所以,轻谈什么发现宋徽宗的真迹,明显是不严肃、轻率、不靠谱的市场行为。笔者以为,宋徽宗的书画,无论是花鸟画还是瘦金书,都具有非常鲜明的个人特征,特别是在诗书画三者结合方面,就更难仿冒。对于珍稀的宋画而言,还是应该抱着谨慎的态度,更遑论什么赵佶书画真迹了。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640(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9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