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艺术新闻 >>

        延安保卫战---顿星云

        分享到:
        2010-10-09 00:26:29
          顿星云,湖北省石首县人。1929年参加少年先锋队。一九三○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六军第四十六团班长,红三军第二十三团排长、连长,第七师十九团连长,红二军团总指挥部作战科科员,第四师十二团营长,红二军第六师十六团团长。参
            
            

          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师三五八旅七一五团副团长,七一四团团长,延安军政学院学员兼区队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军区第八军分区副司令员,晋绥军区独立第四旅旅长,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独立第四旅旅长,第一野战军二军副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一兵团军政治委员,海军航空兵司令员,装甲兵副司令员、顾问。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顿星云1912年出生于石首新厂镇银海村,幼年丧父,仅读过3年私塾,12岁便以打渔为生。

            1927年加入儿童团。

            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0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担任红二军团红六军第四十六团班长。

            1931年任红三军第八师第二十三团班长、排长、连长。同年12月后任红三军第七师第十九团连长,红二军团总指挥部作战科科员。

            1934年10月后任红二军团第四师第十二团营长。参加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和长征。

            1936年7月前至10月任红二方面军第二军第六师第十六团团长。到陕北后,任红二军团第六师第十六团团长。后入中国抗日红军大学学习。

            1937年9月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八旅第七一五团副团长。同年冬任八路军第

            

          一二○师忻崞独立团团长。

            1939年夏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九旅第七一四团团长。

            1940年11月至1944年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七一五团团长。后入延安军政学院学习兼区队长。后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45年4月至6月作为陕甘宁边区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1945年10月任晋绥军区第八军分区副司令员。1945年11月至1946年11月任晋绥野战军独立第四旅旅长。

            1946年11月至1947年2月任晋绥军区第二纵队独立第四旅旅长。

            1947年3月至1948年8月任西北野战兵团第二纵队独立第四旅旅长。

            1948年8月因战斗负伤疗养。

            1949年2月至9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二军副军长、军党委委员。7月至9月任中共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委员会委员。1949年10月至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二军副军长、军党委委员。

            1950年1月至1952年10月任第五军政治委员、党委书记。1950年1月至1952年11月任新疆伊犁军区政治委员、党委书记。1950年7月至1952年5月任中共新疆伊犁区委书记。

            1951年6月至1952年12月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委员。1951年7月至1953年8月任新疆军区党委委员。

            1953年2月至1962年1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司令员,1953年4月至1961年3月任海军航空兵部党委书记,1961年3月至1962年8月任党委常委。

            1965年5月至1975年8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1965年7月至1969年7月任中共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委员会常务委员。后任装甲兵顾问。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会委员。

            1985年1月14日在北京逝世。

          戎马生涯

          延安保卫战

            1947年,春寒料峭,黄河浮冰。对岸陕北塬上,黄尘滚滚,风沙蔽日。顿星云带领晋绥军区独立第4旅赶渡黄河,奔赴保卫延安的战场。3月19日傍晚,赶到甘谷驿以西,消息传来:中央决定放弃延安,胡宗南部队进了延安城。尽管早在4个月以前的1946年11月18日,当胡宗南调兵准备偷袭延安的时候,毛泽东就曾指出:“敌人即使用突袭方法占领延安,亦无损于人民解

            

          怀

          放战争,挽救不了蒋介石灭亡的前途。”现在,当部队赶来保卫延安,延安却丢了,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顿星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消灭胡宗南,收复延安。

            部队主动撤出延安后第6天,3月25日,顿星云按照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彭德怀的统一部署,带领部队埋伏在惠家砭,同兄弟部队一起,一战青化砭,打了保卫延安第一个大胜仗。毛泽东亲拟电报表扬:“庆祝你们歼灭31旅主力之胜利,此战意义甚大,望对全体指战员传令嘉奖。”

            4月14日,西北野战兵团二战羊马河,全歼敌135旅。5月1日又三战蟠龙镇,顿星云带领独4旅担任攻坚任务,总结战士们创造的经验,迫近敌人阵地对壕作业,实行坑道爆破,夺取了积玉茆制高点,保证全军攻占蟠龙,全歼守敌近7000人。毛泽东充分肯定战士们的创造,在6月6日的电报中号召,要“学会近迫作业,善于攻坚”。

            三战三捷,打得敌人晕头转向。顿星云带领的独4旅,刚从地方部队整编为野战主力部队,在短时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打了前所未有的胜仗,这只有在毛泽东和彭德怀等直接指挥下才能取得。8月19日,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在沙家店腰斩胡宗南主力第36师,毛泽东在离沙家店不足30里的梁家岔指挥作战,不用化名,直接用毛泽东的名字发出命令,给了部队极大鼓舞。毛泽东还特别嘱咐参战部队说:侧水侧敌,大意不得,要挖壕,修好工事。这一仗,西北野战军歼灭敌第36师师部和165旅、123旅共6000多人,实现了西北战场由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的转变。8月21日中午,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骑马来到西北野战军指挥部,巡视战场。毛泽东特别问道:“哪位是独立4旅的旅长呀?”

            王震把顿星云推到毛泽东跟前,毛泽东高兴地同他握手。毛泽东兴奋地对大家说:“沙家店这一仗打得好。侧水侧敌,本是兵家大忌,但是,彭老总指挥的好,同志们英勇善战,打得好!这是西北战场的转折点,打个比方,打了这一仗,我们就翻过山坳了,前面的路就好走了。”毛泽东幽默他说:“胡宗南打到我们这里来,打烂我们的‘坛坛罐罐’,我们也要打到他们那里打烂他的‘坛坛罐罐’,还要吃他们的粮食!”

            不久,顿星云就带领部队,按照毛泽东的部署,直捣黄龙,插向关中,直到解放整个大西北。

          首任海军航空兵司令员

            1952国庆前夕,中央军委电令顿星云为新组建的海军航空部司令员。

            海军航空兵还没有诞生,便有一个争论:海军有无必要建立航空兵?似乎有了空军,海军便无需建立航空兵了。海军在1952年1月8日向中央军委上报了《一九五二年海军空军建设问题》的报告,周恩来经过反复调查和考虑,终于下决心于8月24日在海军的报告上批示:“拟同意海军所提

            

          出的海军的空军建设方针。”毛泽东作出决断,当天批示说:“照周批办。”顿星云原本担任中共新疆伊犁、阿尔泰塔山三区党委书记和由新疆民族军政编的第5军政治委员,在这个时候被选调来组建人民海军中最新的兵种。在中国近代海军历史中,从来没有过海军航空兵,这时,当然不会有一支可以作战的海军航空兵部队。而逃到台湾国民党空军,在解放战争中侥幸没有遭到打击,在美国指使下,频繁地在东南沿海骚扰。

            1953年2月4日,毛泽东指示聂荣臻黄克诚:“为了防御台匪空军向上海一带的可能攻击,上海空军及防空两方面均须提高警惕,加紧整顿,准备随时可以对敌作战,确保上海一带的安全。”虽然主要是对空军和防空军的指示,顿星云仍然感到一种紧迫感,他一方面感到形势严峻,一方面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正可以促进海军航空兵建设,使部队迅速成军!

            顿星云认真学习和领会毛泽东的指示,一种历史使命感在他胸中涌动:首先把东南沿海制空权夺回来,像过去战争年代那样,带领部队边打边建,建立“拳头”部队。在实战中锻炼出一支海上空中战斗力量。

            1953年4月,顿星云主持召开海军航空部党委第一次全会,组织同志们反复讨论,统一认识,遵照毛泽东的一贯思想,确定了海军航空兵建设方针:海军航空兵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人民军队的建军宗旨、建军思想和建军路线,根据部队实际情况,大力训练技术人才,培养干部,为部队的建设与发展创造条件;加强部队的战斗训练,把战斗训练和实战锻炼结合起来,边打边建,迅速提高部队战斗力;各级领导机关和干部要明确树立为飞行服务的思想,大力加强思想建设和优良作风的培养。

            1964年2月,按照毛泽东批准的计划,空军第17师51团调拨海军,在浙江宁波编成海军航空兵第2师第6团,这是海军航空兵第一个歼击机团,主要装备苏制米格一15比斯喷气式飞机。海军航空兵党委决定:积极主动同国民党空军作战,边打边建。3月18日上午,国民党军3艘“太”字号护卫舰、1艘“水”字号扫雷舰和“江”字号炮舰袭扰舟山渔场,被海军“延安”、“兴国”号军舰击伤,向大陈岛方向逃逸。国民党空军出动美制F—47型战斗轰炸机6架,轰炸、扫射解放军舰艇。以舰队的胜利为胜利,以舰队的安全为安全,海军航空兵迅速出击。

            作战海区远在苏联教范规定的米格—15飞机作战距离以外,顿星云和其他领导同志根据实际情况,坚决支持突破教范规定,远出作战。6团大队长崔巍、中队长姜凯坚决执行命令,在南田岛上空,一举击落国民党空军F—47型战斗轰炸机2架,保障了舰队顶空的安全,首开海军航空兵作战胜利纪录。部队积极求战,在万里海空战场上运用毛泽东关于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思想,精心组织战斗,从3月18日到5月19日的两个月内,共击落国民党飞机8架,击伤2架,引起美国不安。5月20日,美国空军PZV—7电子侦察机从日本冲绳起飞窜入中国浙江海门侦察。为保卫中国神圣主权,6团副大队长胡德堂,飞行员陈寿清起飞拦截,绕到美机后面,连续开炮,将美机驱逐出境。

            海军航空兵没有辜负毛泽东的厚望,首战告捷,显示出是海军不可或缺的战斗力量,原来不主张海军建立航空兵的议论少了,但是,仍然有不同意见。按照周恩来的要求,顿星云和苏联首席顾问牟兴中将向他做了详细的专题汇报,再次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肯定。中央军委决定将空军第17师师部和第49团调归海军,继续加强海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发展扩大成两个歼击机师,逐步形成作战的拳头飞行团队。海军航空兵第1师轰炸机部队和第2师、第4师歼击机部队参加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取得胜利。按照中央军委部署,战线南伸,部队推向更加靠近福建的机场,不断击落国民党空军飞机。虽然美国陆续用新式的喷气式飞机武装国民党空军,还是被海军航空兵打得退出浙江一带天空。4师10团、2师6团逐步锻炼成一支能打善攻的“拳头”部队。特别是涌现出以王昆为代表的一批优秀的空中指挥员、战斗员。新的海军航空兵部队和学校陆续建立起来。

            1956年,毛泽东来到宁波,他乘坐的专列停在海军航空兵机场的专用铁道上。毛泽东预定要看看宁波,看看海军航空兵部队,他知道他们从这个机场升上天空,打了胜仗。他还打算去舟山群岛视察。对海军航空兵来说,这是喜事,是殊荣!顿星云直接部署有关部队必须确保这一带天空的绝对安全,不允许任何敌机闯入这一地区。顿星云要部队做好接待准备,不要求另搞一套,但要把部队惟一的一座两层楼房——当时部队最好的房子打扫干净,保证安全、清洁和清静,以便毛泽东下榻休息。

            战斗值班的飞行员在飞机座舱里待命,随时准备起飞出击,部队选派干部加强机场和铁路专线警戒,热切等待毛泽东下车来到部队。但是,党中央不同意毛泽东在那个时候去舟山前线海岛,要求他立即返回杭州接待外宾。毛泽东只得住在火车专列上,但他还是抓紧时间驱车到宁波城里的“天一阁”参观。“天一阁”是全国著名的四大藏书处所之一,毛泽东一生嗜书如命,早就想领略这里宝贵的藏书。毛泽东匆匆看过“天一阁”,回到停在机场的专列上,火车便徐徐开动了。毛泽东撩开窗帘,看看机场跑道上整齐排列严阵以待的歼击机群,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海军航空兵指战员没能如愿见毛泽东一面,一个干部叹息说:“我把地板擦一遍,又擦一遍,希望毛主席哪怕在上面踩一个脚印,也是尽了我们对毛主席的一片心哪!”虽然如此,毛泽东来到前线机场本身,就给了海军航空兵以巨大鼓舞。

          痛歼入侵之敌

            国民党空军迭遭打击,改以美国提供的RB-57型、RF-101型、PZV-7型等高性能电子侦察机,高空高速窜扰沿海,或利用暗夜低空入窜大陆,潜入内地纵深进行战略性、战术性侦察、骚扰。一段时间以来,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都没有能够打下入窜的国民党空军飞机。1957年12月18日,毛泽东在副总参谋长陈赓给彭德怀关于防空作战的报告上批示:“退彭德怀同志:非常必要,请你督促空军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请考虑人民空军一九五八年进入福建的问题。”

            顿星云为多时没有打下国民党飞机而心焦,当看到毛泽东上述指示后,他和同志们更加殚精竭虑,谋划作战。为了落实毛泽东的指示,促使部队加强战备,多方研究敌情,提高作战积极性,同时也调动国民党空军,增加解放军作战机会,经上级批准,海军航空兵党委决定:歼击机部队调换防区,4师由浙江路桥调驻青岛流亭;2师由宁波调驻路桥;6师由流亭调驻宁波。果然,国民党空军被调动了。

            1958年1月18日,2架国民党空军F-84型飞机沿着美国空军在公海上经常活动的航线北上,想利用美军常用航线作掩护,麻痹解放军,以便突然入窜。6师姜培玉大队4架歼击机升空待战,在朱家尖岛的上空,利用阳光掩护,击伤2架敌机。

            顿星云通报海军航空兵所有部队,加强战备,抓住战机,实现毛泽东“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的要求;特别要求转至青岛流亭的4师说:“航空兵作战,不同于过去陆地作战,是没有前方和后方界限的,转防是为了制造战机,创造作战机会。山东半岛是首都门户,绝不容许丝毫松懈,要按照军委要求,争取打下一两架敌机!”2月18日,农历大年初一。人民过节,正是战士戒备之时。上午11时19分,国民党空军1架RB-57型高空侦察机在临沂以东90公里窜人大陆,高度15000米,因为他们从未受过打击,以为大陆没有可以飞至15000米以上高空作战的飞机,有恃无恐,如入无人之境,继续深入窜犯。

            海军航空兵4师10团早已做好准备,以ARB-57为打击目标研究了战法,苦练了突破战斗机理论升限的技术,反复试验了跃升开炮对飞机的影响,解决了一系列难题。10团大队长胡春生带领僚机舒积成奉命起飞截击,他们按照地面引导,在诸城附近上空,切半径飞向敌机前置点,等待敌机前来就范。胡春生首先发现敌机,一次跃升开炮,再次跃升开炮,从距离433米直打到75米。打得敌机严重负伤,往下跌落。胡春生命令舒积成继续攻击,舒积成第一次攻击没有命中,他再次攻击,直到打得敌机拖着浓烟坠落大海。快艇赶到敌机坠落海区,查明被击落的是获得过国民党空军“飞虎奖章”的上校赵广华。

            春节打胜仗,大年初一传捷报,喜上加喜,人人欢笑。这一仗,开创了世界空战史上同温层作战先例,打破了一个时期以来没有击落敌机的沉闷,首先实现了毛泽东“务歼入侵之敌”的要求。顿星云当即乘飞机赶至流亭,向部队祝贺,总结作战经验。又连夜返回北京,立即组织新闻报导,不打哑巴仗,向全世界发布消息,及时揭露美国和国民党的勾结。面对事实和新华社及时的报道,国民党无法抵赖和掩饰,不得不承认有一架RB-57“迷航失事”。

            随后,顿星云又和同志们组织专门分队,以打击国民党PZV-7型侦察机为作战目标,经过反复研究,不断改进打法,终于击落了国民党空军深深窜入大陆内地收集中国原子弹试验情报的PZV-7型飞机1架。

          炮击金门

            20世纪50年代末,从地球上清除殖民主义的潮流不可阻挡,狂飙席卷阿拉伯和整个非洲。但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和英国首相艾登,这两个历史的盲人却逆历史潮流而动,在1958年7月15日先后派兵公然侵入黎巴嫩约旦等中东地区。在美国指挥下,台湾国民党军队策应美

            

          、英在中东的军事入侵,叫喊“加速反攻大陆”,频繁炮击中国厦门地区。

            7月18日深夜,毛泽东召集彭德怀等开会,指示说:“对中东人民斗争不能仅限于道义的支援,而且要有实际的支援,要牵制英美军事力量,决定打击金门马祖的国民党军队。以地面炮兵实施主要打击,准备打它两三个月。”中央军委决定按毛泽东部署,派歼击机部队进驻新建的福州机场。彭德怀向毛泽东提议派海军航空兵第10团首先进驻福州,毛泽东欣然同意。

            8月8日,美国入侵黎巴嫩的军队急剧增加到14000人,中东告急,中东人民需要紧急支援!8月9日下午,按照上级指示,顿星云要4师李文模师长驾驶米格飞机紧急飞来北京接受命令,告诉他说:“兵贵神速,令行禁止,连夜准备,明早转场,尽快进入福州机场,进去后的第一分钟就要准备打仗,甚至在转场过程中,都可能发生战斗,要做好充分准备。要在全师动员,说明这是毛主席点将,是4师的光荣,是海军航空兵的光荣,不要辜负党中央和毛主席的信任!”

            顿星云还特意打电话给10团团长王昆,嘱咐他带队从空中转进福州,要努力完成战斗任务。随后,他也赶到福州,帮助部队按照毛泽东部署,做好打击国民党军的准备。8月13日进驻福州机场几小时后,便击伤前来侦察的2架敌机,取得空战的胜利。8月23日开始,解放军开始大规模炮击。万炮轰金门,打在国民党身上,痛在美国心里。新到任的美军驻台湾协防司令斯奈德后来回忆说:“炮战一开始,美国也如同身受。”美国人被调动了,从美国本土和中东抽调兵力赶往亚洲。美国海军、空军20万人被吸引过来。炮击金门,打乱了美国侵略部署,支援了中东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

            顿星云努力贯彻落实毛泽东的指示,没有辜负毛主席对海军航空兵的信任和厚望,为海军航空兵部队的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保证了海军航空兵部队在战斗中不断成长,从胜利走向胜利。

          将军轶事

          浑身是胆

            顿星云参加红六军后,一直跟随贺龙的部队打击北极会、大刀会等地主武装。一天,贺龙把顿星云喊到跟前说:“交给你一个任务,这里有我写的一封信和三百大洋,明天一早,你带上这些去龙山寨,找那里的头人,就说我贺龙拜托他照管几个受伤的弟兄。”

            

            

          顿星云见过贺龙,他知道,这一带一提起贺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让他单独去会见山寨的头人,还是头一回,心里没有底。他把信与银元包好,揣着颗手榴弹上了路。赶到龙山寨,顿星云按贺龙的吩咐,仰头向石洞口喊:“我是贺龙派来送信的,要见你们头人!”

            不一会儿,从半山石洞口吊下一只箩筐,上面有人叫道:“把信放在里面,人在下面等着。”又过了一会儿,箩筐再次吊下来才把他吊上去。上到山头,进到洞口,只见十几个燃烧着的火把,一群壮汉手举大刀,瞪着眼睛大声断喝。他们要试试贺龙副官的胆量。顿星云虽猝不及防,但经过几次战斗,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很镇静地说:“贺龙军长派我来拜望你。这里是三百块大洋,不成敬意。贺军长改日再来重重答谢你。”那头人客气地说:“发贺军长破费,何事要得呢?摆酒。”头人一碗接一碗地劝酒。顿星去重任在肩,不敢多喝,说:“承蒙头人应允安置伤员,我这就赶回去,贺军长还等你好消息哩。”比完了胆量,试完了酒量,那头人又端来三碗酒敬了顿星云,让手下的人把火把扎大些,送客人下山。

            天亮前,顿星云赶回部队,贺龙十分满意。那一带山寨也四处流传着“贺龙的副官浑身是胆”的故事。

          伊犁人民献上白孔雀

            1949年2月,顿星云受命担任2军副军长,开始向大西北进军。

            9月25日,郭鹏、顿星云率领部队解放酒泉,直叩新疆大门。10月初,彭德怀从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后来到酒泉,立即召集会议部署向新疆进军,顿星云争取到带领2军首先进军新疆的重任。进入阿克苏的当天傍晚,顿星云和魏逸玲一起散步,在城郊看到一株大树上栖息

            

          着许多鸟,便举手连发三枪,三只小鸟应声落地。 第二天离开时,阿克苏的汉人副专员悄悄告诉工作人员说:“顿副军长昨天那三枪,镇住了一场本要发生的暴乱。”原来,反动分子策划了暴乱,见顿星云枪法百发百中,全被震慑住,一场暴乱悄没声息地收了场。11月26日,顿星云率领先头部队进入新疆重镇喀什

            1949年12月22日,新疆民族军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军,1950年2月顿星云接到担任5军政委兼中共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区区委书记的命令,限期赶到乌鲁木齐再转赴伊犁。在伊犁,顿星云带头参加劳动并组织5军同志帮助当地群众兴修水利,指导其他民族干部开展工作。他深感在多民族地区工作不同于内地,也不同于原来熟悉的部队,要十分注意方法和步骤,他要求汉族干部学维吾尔语,并尊重信教群众的活动。

            那时,当地民族有一个习俗,哥哥去世后,妻子不能外嫁,要和丈夫的弟弟结婚。一天,一位牺牲了的三区领导人的夫人找到顿星云,诉说她的痛苦:她不能忘情于她的英雄丈夫,她不愿同他丈夫的弟弟结婚。顿星云知道,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可能会引起意想不到的麻烦。他找到当地的老领导,请他们出面做那位领导人弟弟的工作,并向更多人宣传、解释,要尊重妇女的选择,一些本民族的

            

          习惯也应随时代的进步而改变。后来,他安排那位夫人到内地去学习。

            1952年国庆三周年前夕,顿星云离开新疆,参加国庆观礼。三区人民尊敬这位第一任共产党区委书记,临行时,他们送给顿星云一对白孔雀,这对象征民族团结的吉祥鸟,表达着他们的美好心愿。

          婚姻家庭

            1941年,顿星云来到延安。两年后,爱情敲开了顿星云情感的大门。在抗大总校,有一位女教员叫魏逸玲,原是一名中学生,1937年投奔延安参加革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抗大总校校长彭绍辉是顿星云的老旅长,他觉得顿星云和魏逸玲是革命的一对,于是,一个电话,命令顿星云火速见他。彭绍辉一见顿星云就高兴地说:“你来得这么顺利,这么快,看来好事能成!”顿星云还以为有什么新任务,急忙问道:“什么任务?”“莫急,你先认识一个人。”

            顿星云和魏逸玲见面了。他一直关闭着的感情之门一下子被撞开了。那

            

          -----

          次见面后,顿星云便离开绥德返回前线。当魏逸玲接到从前线寄来的第一封信时,那一手端正秀丽的字使她大感意外。在书信往来中,他们相知相爱了。正当他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上级却突然找顿星云谈话,要求他和魏逸玲终止恋爱关系。原来,魏逸玲出身地主,参加革命前的历史还有待查清。正当他们俩都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时,事情却有了转机。经过调查后,上级终于同意顿星云和魏逸玲结婚。

            1944年6月1日,彭绍辉派人陪同魏逸玲来到顿星云部队,当天晚饭时,突然宣布为他们举行婚礼。魏逸玲尽管没有思想准备,但还是乐意地接受了这出“骗婚”的喜剧。从此,魏逸玲跟随顿星云转战南北,结伴走过革命的一生。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29(s)   3 queries

        memory 4.34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