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艺术评论 >>

        2020中国书画界大拜年:著名画家庄寿红送祝福

        分享到:
        作者:孙美兰、郭怡孮 等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0-01-23 19:10:06

          金猪辞旧岁,祥鼠迎新春,春回大地千峰秀,日暖人间万象新。值此新春佳节之际,著名画家:庄寿红,衷心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富强、国泰民安!向全国各族人民致以新春的祝福,恭祝大家幸福安康,家和兴业、新春愉快、万事胜意!


          庄寿红·艺术简介

          1938年3月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1959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理事、中国女画家协会顾问、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人民日报神州书画院特邀书画家、李可染画院研究员,北京陈少梅艺术研究会终身艺术顾问。擅长写意花鸟,兼作山水、人物。刘海栗先生称其画为“女儿笔涌壮夫诗”。


          主要艺术活动:

          作品入选百年中国画展、全国美术作品展、并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百年中国画集》、《中国当代美术家图录》。

          为天安门城楼中央创作写意花鸟《江山多娇》。

          与画家李春海合作,为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楼门厅创作青绿山水《江山耸翠图》。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天安门城楼、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江苏省美术馆及台湾、澳门、美国缅因州立大学等文化机构收藏。

          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庄寿红》、《中国美术家大系-庄寿红》等。

          先后赴俄罗斯、美国、法兰西及日本等欧洲、美洲、非洲、大洋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做艺术考察和交流。在传统中国画的基础上,广泛吸纳东西方艺术的精华,以当代人的审美情怀,对写意花鸟画、山水人物画的新语言,新形态作了多方位探索,形成奔放、淳厚和富有人文气息的艺术风格。

          1959年美院附中毕业创作油画《出院》入选中国美协美院陈列馆画展并刊登于《美术》等报刊。

          1964年中央美院国画系毕业创作人物画《星星之火》为中央美术学院收藏并载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精品大系》中国现当代水墨卷。

          2015年元月在山水文园保利展厅美术馆举办了“庄寿红千顷霞光”绘画艺术展。

          2019年11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逐写春光——庄寿红中国画作品展”。


          《江山多娇》175cm×365cm 1995年 天安门城楼中央陈列并收藏


          观庄寿红中国画作品展

          心得录

          文/孙美兰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

          2019深秋《逐写春光——庄寿红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年届81岁的女画家庄寿红以她早、中期创作和近年代表作,展示了自己长达60年以上的艺术探索历程。展品兼及人物、山水、花鸟画,其中以自创一格的写意花鸟为轴心,辐射出春光灿烂、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时代精神。

          新中国开国之初,少年庄寿红进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59年,以优异的成绩、以及尖端毕业创作《出院》油画(此作品刊登在1959年《美术》11期),升入中央美术学院大学本科深造。在李可染先生学术报告:“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四亿五千万人六千年智慧的结晶”的精神鼓舞之下选择了中国画专业,师从李苦禅、郭味渠、田世光诸先生。按照开国以来新学制,先后接受由附中到大学共九年完整、系统的美术专业教育。作为青年一代画人,庄寿红德艺双修、尊师重道,美术理论和专业创作基础课程并重,学业成绩稳定全优。1964年毕业创作的作品人物画《星星之火》,载入中央美院美术馆馆藏精品系列水墨卷。苦禅师的名言:“必先有人格而后有画格”,成了一批青年学子成长、成熟过程的座右铭。她经受住工作分配不对口的考验,跨越十年浩劫的历练,终于迎来了又一次新曙光。庄寿红1979年受聘于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至今整整40年。既是美术教育工作担当,又兼美术创作重任担当,铸成造诣精深、德高艺厚的专家教授,受到了学院师生、美术业内及全社会的尊重爱戴。


          《江山耸翠图》270cm×420cm 1990年(与画家李春海合作,作品陈列于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楼门厅)


          早期;大学时代文革终结,庄寿红以她优异的禀赋、扎实的素描基础、深厚的笔墨功底,认真、深入、持续精读大自然和传统两本书,遵循高层次、高格调的艺术规律,得心手之自由豪放,作品意趣隽永、典雅,而内含风骨,大气磅礴。“女儿笔涌壮夫诗”——刘海粟先生曾用这七字箴言相赠,一语道破了庄寿红中国画“取之于外、发自于内、形诸于己”的绰约风神。

          才具不凡,志专神凝,庄寿红青年时代就已是“苦禅画鹰、画鹭、画鹫”——长喙、高腿、巨翮大鸟的继起高手。文革之后到改革开放,人到中年的庄寿红,正逢高歌猛进,冲向壮志凌云的大好时机。她胸襟开阔,思想豁达,不怕吃苦,又勇于颠覆守恒性思维。既持有“上下求索”的精神,又拥有“东寻西找”的乐趣和热情。“求脱”已不算“过早”,该是作“透网鳞”的时机到了……。《北冥有鱼》(又名《北海》)就在此时崭露头角!

          说到这里,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哲学思维和艺术思维相通相依吗?可染先生有一段名言,明明白白将哲学思维摆在艺术家修养的第一条、第一位。先生强调:“一位画家,要有哲学家的头脑,科学家的毅力,诗人的感情,杂技演员式的技巧”。近来,我重读冯友兰论哲学,谈哲学的学习、研究和把握,先辈传递给我们一把金钥匙:“照着讲、接着讲、自己讲”——这三段式结构顺序化、递进化方式、方法,深入浅出,言简意赅,引起我久久思索:这把“通神”钥匙,用来对准艺术;特别是中国画这个锁眼,能否转换为“照着画、接着画、自己画”这样一个三段式结构顺序化,递进化方式、方法乃至范式呢?——观庄寿红中国画作品展,给了我一个解题的契机:将“金钥匙”对准中国书画,旋转并开启我思索之门,去追寻正面肯定的回答。试想:我曾亲见庄寿红画苦禅师笔下之鹰:落笔、施墨、勾勒眼神,斧形、喙和利爪……“白纸对青天”,如从胸中流出,——这不正是“照着画”而能做到“悟对通神”深深溶化于心胸,浮腾起相通血脉与生命的神奇画作吗?


          《晚香玉》84cm×75cm 1993年 作品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


          大约又十年,80——90年代之交中青年书画家,多普遍从师承中求拓展,从接续中求透脱,这就是庄寿红《北冥有鱼》——新图示、新图像破壁而出的精神气候和人文土壤吧!画家开始了她在先贤先师奠定的民族审美传统基础上,融入自己亲身所历、所思、所感,以积淀醇厚的人生感悟,从古代庄子寓言汲取灵感,又从苦禅大师喜画鱼;特别是画图中多附有儒道经典、逸事题款,极富启发性,从而完成她最得传统神韵,又寄寓当代审美趣味、人文情怀的独特创造。那悠游于明净海水中的鱼,自由自在,穿越于海草之间,形成拙朴、奔放、带抽象意味的韵律美,同时渗透着艺术家个人回归自然、回归本真、直率自由“我知鱼乐”的性灵色彩。在我看来,《北冥有鱼》这幅画,以其外在形式的抽象美,内涵意蕴的哲理性和象征性元素,在三段式结构论的范式中,跃向了第二阶梯——“接着画”新高点,成为焕发艺术创造新生命活力的先导性代表作。

          这次画展中出现几幅奇珍大鸟,在辽阔的莽野草原上,旋转着长颈,奔走、嬉戏、觅食……那栖息生活在大洋洲的鸵鸟系列,画幅不大却带给人新奇、雄健、带几分笨拙却又灵动自若的异域审美意象。艺术语言形式汲取、融合汉墓画像石质地浑朴厚重之美。斑驳的肌理、难辨“以今化古”?或是“借古为今”。总之,这是一个具有古老而绵长的审美经验的民族,才有可能具备的审美心理和眼光,所以纯朴、所以自然、所以毫不矫饰。假若,作为新建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候机室装饰画,有它们环绕在周边墙壁上,可以想象,带给人们的将是比运动更机警灵动的矫健之美吧!堪称“三段式结构范式”迈向最高阶梯——“自己画”的新试探、新胚芽、新品种!也许,画家处在兴趣酣浓的探索性艺术实践(实验)中,并不可能如旁观者所理解的那样,步步清晰、步步自觉、步步合辙。但、连续不断、又自在自为地创造性实践,却深藏着与一定规律“暗合”哲理性范式的最大可能性,这就足以让人为之雀跃、欢欣而且受到鼓舞了!


          《华夏同春》95cm×180cm 2011年 宁夏大厦收藏


          《逐写春光》毫无疑问,是我长时间思索着;合乎“第三阶段”高端——独树一帜“自己画”的创意性杰作,也是庄寿红中国画作品展最引人瞩目的宏篇巨构——作为画展中心主题,可谓春意盎然、春色盎然、春光盎然!这里采取少有罕见几近长卷式的横幅构图,以热烈又沉着,明媚又端庄的繁茂春花为主势主调,向左右跌宕起伏、伸延性展开。山石、树荫、花丛,影影绰绰、隐隐约约,以暗绿、暗红、墨绿…神秘交织,向深远空间推进,更具魅力地烘托作为主势主调的春花。通常中国画注重的“天 地”、“上 下”、“空  白”消失,而代之以左、右——自上而下,斜式穿流、跳荡飞溅、奔泄欢腾而来的清泉…这是两股“由天而降”的小溪山泉,以跳荡多变的“虚 白”,闪光给画面增添无穷的活力……这一切,主要借助“沒骨法”,一笔色、一笔画、一笔按、一笔捺……,兼取油画式“摆笔法”,构成欢乐和谐的交响乐章!“逐写春光”一个“逐”字包含着多少广阔的心理波澜和诗意啊!

          以“逐写春光”为主题的庄寿红中国画展,是画家向祖国母亲——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诞辰敬献的一份厚礼。一簇簇璀璨绽放、永不凋谢的鲜花,彰显伟大的东方文艺复兴,正在祖国上空放射曙光!


          《南宋词人辛弃疾》136×136cm 1982年 1993年香港百富勤集团人士收藏


          毕加索也当把袂同行

          ——浅谈中国画传统的艺术魅力

          庄寿红


          世人敬重毕加索,是因为他在绘画上的大胆革新与创造,从而开启了西方艺术的新时代。近日在《毕加索走进中国》的画展上,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毕加索评价齐白石的一段语录,他说:“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位艺术大师,那就是齐白石!”

          毕加索如此推崇中国画家齐白石,不禁令人想起上世纪他曾赞扬过的、以中国画为代表的“东方精神”。他说“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地方有艺术,一个是非洲,一个是日本,还有一个是中国!”。而世人皆知,日本文化深受中国影响,可见毕加索推崇的“东方精神”实质上就是“中国精神”,也即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


          《洗雨烘晴 一样春风几样靓》180cm×95cm 2012年


          人们不禁要问,以齐白石为代表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究竟以什么样的艺术魅力感染了毕加索?诚如大写意花鸟画家汤立先生所描述“以大写意花鸟画为代表的中国画最具表现性、抒情性和笔墨表现的抽象性”,也即是从艺术表现形式到作品的精神内涵都充分体现了作者的生命体验与自然的和谐与融合。人们记得:2000多年前先秦时代的庄子在他光辉的哲学著作中指出“天人合一”的思想和唐代画家张彦远“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论述,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的思想主要是指画家在表现客观世界的同时,一定要融入作者本人的内心感受和主观体验,作品要体现高度的“天人合一”的精神内涵。而西方写实主义绘画已达到高度精准、科学地描绘现实,这导致西方19世纪工业文明给画家带来了写实绘画与照相机比美的烦恼和困惑。以至于引发以印象派莫奈为代表的一些画家,如马蒂斯、梵高、毕加索、米罗、克利等,他们面向东方,面向世界,打破了西方固有的写实主义传统,吸纳日本浮世绘的单线平涂和富有装饰意味的色彩作画。毕加索则不受焦点透视的局限,运用几何图形的语汇画出三维、四维的空间,挣脱了写实主义的束缚,充分发挥了画家的个性和想象力。


          《红莲绿水相依依》 69×69cm 2016年作


          一批西方画家仰慕东方艺术,从东方的文化现象中汲取创作的灵感,作为中华民族的子孙,我们应该为祖先遗留下的文化遗产感到自豪。由于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在各方面遭受的欺辱,造成了人们对中华文化的不甚理解或自卑,因而当今自觉地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职责。毕加索作为一位西方画家,由于远隔重洋和语言文化的障碍,能够把齐白石尊崇为世界顶级画家,他的远见卓识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六十多年的绘画实践,让我深深体会到,老祖宗庄子所谓的“天人合一”的精神和老子“知白守黑”的哲学理念实际是中国书画审美体系核心的美学观。“黑”和“白”的相互塑造,相互衬托,恰如道家太极图:在有限空间中的阴阳鱼的相互游动,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存、互相制约的关系,亦即辩证的对立统一关系。庄子和老子的学说直接影响到中国绘画、书法的美学发展。


          《正梅花万里》136×68cm 2009年


          需要厘清的是:中国画中的“黑”和“白”并非是西画中的“光影”和“明暗”,而是画面物象的“实体”和“虚空”,它们不受焦点透视影响,基本上以平行透视中的固有大小、固有色彩取象,遵循“气韵生动”的原理互相生发,形成画面的“气”和“韵”。近代画家吴昌硕题画道“老缶画气不画形”,说明他画中所有线的疏密组合、笔墨的来龙去脉都统一在物象的“黑”中,并通过与虚空的“白”所构成,从而以有序运转的、抽象的韵律与节奏来表现他的审美情怀。

          吴昌硕金石意味的花鸟画,让我们充分感受到的不仅是花鸟画的形态美,同时也从他酣畅淋漓的笔墨抒写中感受到他精神世界的强悍美。

          中国画是特立独行于西方绘画之外的绘画体系,它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美学思想赋予了它无限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它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内涵更是让我们后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试想,如果毕加索亲临现场,看到齐白石当年挥写《蛙声十里出山泉》的画作时,该当作何会意和感想?齐白石通过奇妙的构思,运用潇洒而富有韵律的墨线,勾画出充满生命活力的蝌蚪浩浩荡荡游出山泉。画面中我们没有看到一只青蛙,更没有听到青蛙的叫声,却没有一个人质疑齐白石所表达的“蛙声十里出山泉”的诗意内涵。


          《千丈晴虹 百里翠屏》 120×95cm 2012年


          须知,这在西画中几乎是不可能表现的内容和意境。再看看齐白石的后继者李苦禅、郭味蕖、潘天寿诸先生的画作,也可谓诗情画意、气吞山河。我相信毕加索如身临其境也会激动得与他们把袂同行。

          中国画大写意的表现,有时是让西画勉为其难的,中国画“诗书画印”的相结合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智慧的结晶,更是中华民族奉献给世界的文化瑰宝。作为子孙后代,我们在祖先无尽的创造力和生命力的基础上,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义无反顾地永保之、继承之、光大之。


          《傣家小姑娘和旱鸭》91cm×68cm 2005年


          来自于天地正气的大美

          ——读庄寿红的画有感

          文/郭怡孮


          我与庄寿红是同行、同道、同门,相知相交已五十多年,经历过同样的社会变革和艺术思潮的激荡沉浮,也有着同样的教学经历和艺术创作的艰辛体验,更重要的是有着十分相近的艺术观念和追求。她是我一直关注的画家和益友。

          1960年,这是中国画从冷遇到复兴的大好时机,更是中国画高等教育的崭新一页,庄寿红自愿报名花鸟画科,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分科后最早的学生之一。在叶浅予、蒋兆和、刘凌仓、李斛、李可染、李苦禅、郭味蕖、田世光诸先生的培育下,在“传统、生活、技巧同步进行”,“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教学体系创建过程中,庄寿红经历这个难得的机遇,影响了她一生艺术思维和创作导向。从此她坚持而毫不动摇地在这条正途大道上走下去。


          青山意气生妩媚(溪水杜鹃) 66.5×135.9cm 2015年


          庄寿红的画展带给我们的是充满生机、生命精神和情感趣味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明媚阳光的世界;更是一个充满着天地正气的世界。我们徜徉其间,会得到精神的启迪,会感到精神为之一振。展厅中充满着清新、刚健之风,没有雾霾。

          中国画最核心的艺术观是“写意”、“写意精神”,是指画家对于时代、民族、社会、自然等一切的深邃体察之总和,是画家的情与意,借助于客观物象,而用笔墨表达出来,立意为象。在写意理论的指导下,庄寿红既重客观,又重主观,既有具象,又有抽象,既有再现,又有表现。庄寿红在牢牢把握中国画写意观的基础上,去寻找自己的结合点,她找到了以大写意笔法为主,又能融入中国画的各种技法的笔路定位,她结合写实造型,意象造型,似与不似之间的神似的造型方法,运用平面、构成、图像等图式创造的新思路而形成自己的风貌。

          她成功的原因首先是她理论上的明确,同时也与她绘画基础的全面密切相关。当年她的导师郭味蕖先生曾对我说过,“在花鸟画科的学生中,庄寿红的绘画基础是非常全面的”,对其有厚望。她有很强的造型能力和笔墨功底,有工写兼能的技法,有人物画、山水画的功底,有对当代绘画表现的研究和综合运用能力,这也是她多年绘画实践、探索的结果。

          庄寿红的作品有极强的感染力,从她的作品中能读到她心灵深处的幽情壮果,她们来自于天地之美,人性之美,更是人间的大美,这里无霾。作为同行祝愿庄寿红展览成功。

          甲午冬日于棠溪坊


          《妍丽版纳》245cm×125cm 2008年


          名家评论节选


          张 仃(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

          庄寿红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受过严格训练,基本功扎实。她专攻花鸟,兼工人物,写意、工笔全能,创作上有探索精神,又用心于文学修养,其画作气息浑厚端正,风格豪放。社会上早有定评。


          郭怡宗(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主任):

          “视其画如见其人,作品中表达了高尚的情与态,充满着力度和真情,大气感人。”


          《点缀江山天地春》180×95cm 2018年


          王鲁湘(著名理论家):

          阔笔纵横,墨渖淋漓,树如屈铁,石如斧斫,一点一拂,具含气韵——这就是庄寿红大写意花鸟所追求的生命姿态。要的是那份潇洒,要的是那份率意,要的是那份大气!

          她将对笔墨的认识,渗透于绘画中,随机而作,相机而发,妙用破墨、泼染种种技法,取得许多意外的艺术效果。有些甚至超越了“传神”的范囿,而进入略具形而上意味的“妙语”境界。她的目的就是要织就一张黑白虚实的秩序网幕,把这种秩序化的理性冲动,同她性格中热烈挥洒的一面恰形成互补的两极。

          花鸟画的秩序,起源于神秘的“三”。庄寿红对“三”的感悟可以说是得益于她多年潜心于“秩序”探讨中的一种重要体验,三片竹叶,三根兰草,三茎荷梗,三块石头,三棵树枝,这是中国画的基本单元和细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中国古代哲人对宇宙创化之道的高度概括,活用“三生万物"这个大道理,花鸟画的造型和布局就会有一种特有的韵致。

          在庄寿红的众多探索中,我认为最具传统底蕴因而极有发展前景的当属《北海》这类作品,毫无疑问,此画融入了西画的明暗,甚至透出塞尚的造型意趣,鱼的抽象变形及采用留空的表现手法,似乎同传统画法相去甚远,但这不正是古人高唱的“舍形而悦影”的恰当表现吗?  (摘自《铜琵铁板傲风霆》原载于《中国画》1995年第3期)



          孙美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

          三峡的激流、西双版纳的热雨、鄂西的酷暑、北国的冰霜,给予她大自然的洗礼,使她体验到宇宙的博大、万象运化的生命力,也给予她发现自我的灵感启示。“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庄寿红从青山脊梁发现辛稼轩铮铮铁骨、爱国热肠和自负,又从辛稼轩反观自己,诗情喷涌,灵感突来,一气呵成《南宋词人辛弃疾》。 《北海》则是20世纪90年代脱颖而出的代表作,是纳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于一体的大胆独造。

          庄子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鹏展翅九万里,负苍天,绝云霓。”这是庄寿红代表作《北海》构思的灵感启示。祝愿庄寿红以鲲鹏精神,搏击长空,优游于水墨天地,共同追寻和把握当代中国的民族魂。 (摘自《北冥有鱼》)


          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庄寿红的花鸟画颇具创造胆识,风格朴厚,思维自由,同时注重理论研究,更以花鸟画创作与山水画相联系,对“无序中的有序美,有序中的无序美"进行了独到的发挥,颇有意味,并引起美术界的关注。


          《天堂版纳》230cm×193cm 2013年


          李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庄寿红敢于把光的力度与韵律感融进大刀阔斧的大写意画中:一幅“待月”图,仅由通体皆白得嘴眼皆无的三只鹭鸶,折射出行即中天的月色,朦胧意境自是幽远。(摘自《雾散山露》原载于《北京晚报》)


          何燕明(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在数十年潜心探求的笔墨生涯中,庄寿红怀着一颗画家虔诚的心,驮负着传统文人画中汲取的文化精神,以及从现代艺术中领悟到的象征与幻化的韵致,本着由苦练得来的扎实功底,一步步走向成熟的境地。

          展读庄寿红的画作,一个突出而深刻的印象是她的博采众长,又出自心灵的感情去为山川写意、为花鸟传情、为人物谱魂。不论是大幅宏构或尺页小品,都涌溢出一派浩然放达,寓灵动于拙朴的豪壮之美。  (摘自《洗尽铅华直抒胸臆》 原载于《装饰》杂志)


          汪为新(青年书画家):

          在我所敬重的前辈画家中,对庄寿红老师,虽无缘聆其教诲,然其人品却一直为我所仰,尤其作为女性,她的豁达、豪迈和她的坦坦荡荡,令我觉不出任何的陌生感或留点鸿沟。

          庄老师作画重逸趣天机,行条理于粗布乱头之中。观其临阵,阔笔纵横,苍动沉雄,一扫女性执笔靡弱之弊,大开大合,精备处多留拘滞,决无率尔任性之笔。  (摘自《庄寿红花鸟画作品浅析》)


          杨庚新(美术理论家):

          庄寿红师从李苦禅、郭味蕖、李可染、叶浅予等名师,虽是女画家,但画风大气淋漓,其作品不拘一格,集奔放、细腻、典雅于一身。


          张 光(《新闻出版报》记者):

          “女儿笔涌壮夫诗”是绘画大师刘海粟对她的评语。自然法则告诉我们:文如其人,画如其人。庄寿红画中的豪气来自她那颗燃着火焰的心。尽管她如同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

          记得罗曼·罗兰有句名言:“怀疑能把昨天的信仰摧毁,替明天的信仰开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艺术家敢于正视自己半生的功过,敢于在时代的洪峰中逐浪,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胆识。(摘自《女儿笔涌壮夫诗》)


          《千山响杜鹃》约200×125cm 2001年


          洪铁成(著名建筑师):

          寿红兄的画诚如序言所说,很大气,的确。我说,我还很钦佩,因为女子手中,画出了雄 壮、凝重和辽阔,然而,又不失女画家的细腻、委婉。


          杨力舟(著名画家 前美术馆馆长)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庄寿红学友相识,共同在中国文联牡丹艺术研究会进行创作并到全国各地作学术交流或采风。庄寿红积极热情、画风大气、浓墨重彩。初看时粗笔顿挫,不守墨绳,仔细观之则气韵生动、寻味无穷。不愧是工写全能的女画家。难怪刘海粟先生评价她:女儿笔涌壮夫诗。然而,她总是那样谦虚,朴实,待人真诚,而且一直低调。

          做人大气,作画必然大气。庄寿红的花鸟画精思自得,构图饱满,姿态端正,笔力果敢挥写。墨色对比鲜明酣亮。形似在笔下,神似在意中。远望神情妙得,近看功力丰厚。在一般的花鸟画里花若迎风婀娜作态,小鸟昆虫飞舞翩然,色彩静丽,容冶轻盈,她的作品里也不失这些特点。但是在她画里的笔墨品格上又多了一种独有的豪迈气骨。一种神具心胸的自信,笔迹飞落的沉稳,肆意纵横的洒脱,天趣为高的胆识。

          学院教育有许多优势,有许多艺术规律给学生,同时也会被“形似”的教条束缚住手脚。我们读了庄寿红的作品,感到她脱去了学院气。彰显着自我个性的天资流露。是一种可贵的本真体现。即大气豪放、清新向上的真性情,挥写的是对大自然的倾心至爱。

          庄寿红学友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高材生。从附中到大学,九年的中西绘画基本功训练。特别幸运受到当代画坛最著名的多位名师的亲授与培养。饱学滋养,追随李苦禅、郭味渠先生潜心花鸟画的传承与创新,半个多世纪来不随时代风云变换,为中国画的繁荣成长而修练。她坚信学识不充盈,不可能做到气酣,对绘画的真谛,没有深入的悟道,不深入大自然捕捉特殊之美,是万万不能使造化进入笔端,笔墨夺造化。庄寿红执老笔纷披,专心笃志、精研细索,获取了今日的艺术硕果。给大家以美的享受,为后学莫大的启迪。感慨之思、意犹未尽。向庄寿红画展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祝贺和诚挚的敬意。也预祝日后再创佳绩,更上层楼。


          《盛装祁连山》147cm×147cm 2008年


          风神洒落占高秋(节选)

          文/赵景宇


          庄寿红先生是我极为敬重的艺术大家。

          在数十年的中国画写生、创作中,她不断在思考和探索中高山景行。毋庸置疑的是,她对当代大写意花鸟画艺术的探索意趣涉及到诸多方面。继潘天寿、郭味蕖先生倡导花鸟与山水相结合之后,特别是继王晋元、郭怡孮先生在花鸟与山水相结合的诸多艺术实践之后,再度将花鸟与山水的相结合,则可视为庄寿红先生所建构的一种新的花鸟画大气象。她的衡花鸟与山水相融合的艺术理念和主张,其意义已超出了一般性的方法与技巧的范畴,从而具有历史性的价值,并且为新时代的花鸟画艺术的发展,开辟了一种新的变革方向!


          《放歌祁连山 回彻疏勒川 》 145cmx145cm  2007年


          当她所妙造的花鸟画艺术以排山倒海之势进入到我的视野的时候,我已然强烈地感受到庄寿红先生的所思,所想,感受到她的气度,她的胸怀,她的境界!《妍丽版纳》、《天堂版纳》、《艳剪春光》等一系列作品便可堪称其苦心孤诣探索的经典之作!

          她不仅亲身实地考察西双版纳的人情风貌,更是亲身涉历了非洲、印度洋、大西洋等等诸多地域,热带、亚热带雨林的奇特、繁茂、绵密,使得庄寿红先生的内心深处不由地生发出难以名状的澎湃和豪迈的万丈激情,它们所蕴含着的“大自然山水审美的气势和妩媚”,既已让人强烈地感受到自然深处的大美,又给人以生命瑰丽的无限遐思……《肯尼亚的阳光》、《美丽的斯里兰卡》、《佛国印度尼西亚》、《悉尼红花》等等,不正是她不断逐写、描绘人间万物、大千世界生命历程的真实写照吗?她是在追寻尘世间的大美,她是在开掘中国画的壮美,她在不停追逐、奔跑的同时,用她那大丈夫般的英雄气概在完成独属于她的救赎与努力!庄寿红先生把她那份源自灵魂深处爱的情思,早已化作一幅幅的水墨丹青,已为江山作史,已为民族铸魂!她的风神,已然洒落在其逐写的美丽春光里!

          己亥秋月于揽月山房


          《神州春色》 2004年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56(s)   6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3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