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艺术评论 >>

        【收藏快讯】2022精选报道:著名书法家欧阳飞

        分享到:
        作者:admin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22-05-05 12:06:00

          【艺术简历】

          欧阳飞,字翼之、逸之,海南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产业发展委员会委员,海南省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海口市书法家协会原主席。现任海南省书法家协会顾问、海南省书画院特聘书画师、海口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四川省草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王维、杜甫诗草书长卷》1000cm×280cm


          世间无物非草书

          ——欧阳飞书法评述

          文/张同标、张翔


          中国文字被看作是中国文化的根本符号,而书法艺术无疑是最中国的艺术门类,中国人在书法中寄托了最中国的艺术理想。 如果说,篆隶天然地带有一些古气和 学问气,可以依赖道德文章使得篆隶增色,那么,草书更多的就只能依赖天资和才情了。所以,我想,尽管草书当然需要铁杵磨成针的功夫,而登堂入室所需要的就不仅仅是勤学苦炼就能达到的。书法表现的手段相当单一,只有线条和墨色等不多的途径。


          李白诗《将进酒》180cm×49cm×6


          虽说墨分五色,而变化毕竟不多,而线条的提按顿挫使转缓急,以及这些线条构成汉字的字形欹侧正斜大小肥瘦等,变化就相当丰富,更重要的是线条与字形所寓寄的情态趣味等,固然离不开物质性抟的视觉形态,更重要的是更深层次的心性修养和天赋才情。在篆隶真草几种书体中,草书对于这些方面的要求更高,所以惟有草书有“草圣”的别称。草书创作的难度系数最高,较之于其他书体,历代名家也不是很多。究其原因,在我看来,除了技术性难度之外,更在于书家个体的天赋才情。我个人喜受欣赏书法,也多读古今论书文字,想的多,写的少,古广祥先生向我推荐了欧阳飞的书法,展览再三,我很惊喜,爰为礼赞。


          八尺条屏四隔水 欧阳飞词《西江月·井岗山感怀》234cm×53cm


          书法在中国古代经典文化中享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文字书写升格为艺术的文化系统。传承书法中的经典,不仅仅是技艺上的继承,更重要的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精神的拿捏与发扬。欧阳飞从书法艺术的角度切入,将诗文与书法结合,在当下重新诠释出书法的价值意义与经典继承的关系。欧阳飞书法作品点划之间带有魏晋书法的风骨、隋唐书法的刚劲、宋元书法的精致、明清书法的隽秀。这样典型的风格特征,这与多年来,欧阳飞在书法学习过程中学多家之技艺是分不开的。欧阳飞的书法作品创作题材主要分为经典诗词句、佛教经典片段以及部分个人创作诗文作品这三大类。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关于欧阳飞自创诗文这是现阶段书法创作中也不多见到的,其才气在诗文方面为其在书法上取得造诣而增添了自信的筹码。


          《立持古训知偏正,行秉中庸任纵横》180cm×32cm×2


          自魏晋以来,“隐居”通常是文人士大夫阶层问道山水、淡泊名利的方式。他们在“隐居”之前通常跻身朝野、出入睿幄,往往在政治上遭遇坎坷而退隐山林之间,从此便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般地归园生活。“归隐”后的文人骚客大多寄情山水、附庸诗文、尝尽书画、通晓文乐,艺术上的造诣在集天地之间的灵气中变得精粹。此后,无论是否在朝的文人士大夫阶层,均以寄情山水为人间的一大享乐幸事。文人情怀,便由此而生。欧阳飞是拥有这样的文人情怀的。


          册页 长卷《沁园春·雪》1000cm×50cm


          欧阳飞坚持的是当代的“新隐居”主义。如果欧阳飞的这种“新隐居主义”退回到唐朝,那么我们熟悉的一位便是王维了。他无论是身居庙堂,或者是高蹈山林,胸中都有着一片寄情山水之前的意趣,不论是其诗、书、画。而这一点跟欧阳飞有类似,欧阳飞工职之余的翰札之好,爱好坚持了四十余年。欧阳飞的精神品格以及对待书法艺术与文学的热爱程度,着实让人敬佩。然而,欧阳飞虽然入世,但其书法作品有出世的意趣在其中。草书作品笔墨苍劲,而不乏圆润之势,行云流水,浑然一气、气度非凡。运笔过程中,讲求书法的枯湿浓淡,字与字之间的结体把控到位。可以看出,欧阳飞虽入世而少浮尘之气,这是当下书法家中所难能可贵的品质。


          欧阳飞诗《献给武汉火线抗疫的白衣天使》180cm×49cm


          提到草书,不免使我想到唐人韩愈评张旭草书的一名名言,“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常说楷书如散步而草书如奔跑,形象地说明了草书鲜明的视觉特征在于运笔迅捷,然而韩愈偏偏不在意,我们看到,在他的眼中,世间无物非草书,却有意无意地回避了运笔迅捷与否的问题。


          行草小品《项穆语:书之法则,点画攸同,形之楮墨,性情各异。》40cm×20cm


          虽然对此可以有各种解说,而我却以为如何抵制运笔迅捷这一点却是草书品级得到提升的关键所在,或者说,如何使得读者在笔势飞舞的动势中感受如同大海般的深沉静穆。我个人以为草书须在怒猊抉石、渴骥奔泉的沉着痛快之中做到心平气和,敛入规矩,使一波一磔,无不坚正,方能趋向草书极致,这大概是米芾声称草书不入晋人格辙徒成俗品,或者是王铎反复强调他草书不与张旭怀素为伍的另一种白话文解读吧。欧阳飞的草书,奔放中见规矩、平和的点画又有奔趋 之势,这既是技法层面的难度,又是人品性情的外现,气脉通连,隔行不断,字里行间别有一种意态。


          王安石诗《梅花》60cm×48cm


          近年来,书法艺术繁荣呈现出井喷发展之态势,艺术作品的优劣评判杂夹了许多书法之外的人为因素,难免混淆了不少纠缠不清的是是非非,草书不易掩饰,欧阳飞如此沉潜静气而富有积淀的书法艺术家非常难得。欧阳飞之所以能在书法造诣上取得成就,首先是与他的坚持是分不开的。四十余年的习书生涯中,欧阳飞可谓尝遍历代优秀书法家特别是尤擅行草书书法家之精华,继承优秀传统的同时又有自我书法品格。


          《白居易诗》138cm×34cm×2


          欧阳飞的书法天才屡屡得到称颂,而他的临池苦学更有现实的启发意义。无论是何种艺术门类艺术品的制作,首先都离不开一个“学”字。通常情况下,都是学一家,把一家的精髓练到极致。而想欧阳飞那样在几十年如一日的时间里学到数家、博采众长,这不仅需要艺术毅力的支撑,更需要艺术自我净化的把控力。欧阳飞学多而不杂,秉持自己对书法艺术的理解与追求,这是十分难得的。欧阳飞所研习的二王、颜柳、张旭、怀素、米芾、王铎、傅山,可谓是自魏晋以来历朝历代的草书名家,欧阳飞均学了一遍。历史线形的书法学习,使得欧阳飞通晓古代草书的风华劲骨,同时也构成了欧阳飞对当下行草书发展的独立思考与框架。如此长时间的学习众家,是不易的。汲取了四十余年书法营养的欧阳飞,已逐渐开始形成自己的特色,步入了高品级的艺术之列。


          欧阳飞诗《登龙虎山有感》138cm×34cm


          从书法研习的区域环境看,海南岛是中国最南部的省份,全年大部分时间气候炎热,似乎不如江浙地区那样温润宜人。江浙书家虽然也是多种风格并存的,也总体上趋向于平淡雅致的书卷气息,这也是不可否认的。艺术创作与气候风土的关系是相当有趣的,欧阳飞选择草书作为他的主攻方向,无论是发乎性情的偏嗜,还是有意为为的主观选择,都是与海南的气候风土协调的,或者也可以说是舍短取长的睿智之举吧。

          2015年6月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360cm×49cm


          【本文作者简介】

          张同标,男,1970年生于江苏盐城,现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上海大学,分别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博士学位。先后任职于河南美术出版社、湖南工业大学、江南大学。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及省部级项目多种。 主要出版著作有《中印佛教造像源流与传播》、《中印佛像探源》、《长江中游水陆画》、《中原美术大典绘画卷》、《中国美术史》、《北派山水画论研究》、《说文五例》、《美术考古一万年》等。 先后荣获河南省社科成果特等奖、江苏省社科成果二等奖、湖南省青年骨干教师、江苏省青蓝工程学术带头人,华东师范大学佛教美术博士点学科带头人。

          张翔,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研究所硕士。


          《云水风度,松柏气节》138cm×34cm×2


          质文同趣 彬彬风度

          ——读欧阳飞书法作品有感

          文/云南艺术学院教授  陇艺梅


          中国文字的早熟表现在书法艺术上,篆、隶、楷、草,早就以程式化的系统表达了书法美学的典范。中国书法艺术源于象形文字,由一些规则或者不规则的抽象线条书写二维空间,构成具有特殊审美情怀的艺术形式。书法作品,经过书家对平面的分割、对文字线条的个性安排,创造了具有书法美的抽象视觉空间,那密集与疏阔、对称与错落、节奏与跌宕起伏,均通过线条的抑扬顿挫,来构成形式之美。书法造型,为视觉艺术的特殊一支,中国古代丰富的书论似乎早已说清楚了书法审美的渊源,其点画、结体、墨色、书写内容都一脉相承,形成书法艺术立体的构成元素,其中,彰显了书家的修养、品格、气度、底蕴。中国书法,貌似简单的抽象艺术,却携带着书写者和欣赏者如此丰富的修为和文化底气,可见书法中所暗含的哲学深度与人文修养。


          《论语·先进篇》: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46cm×76cm


          行草,是书法中的奇才,东汉著名书家张芝,师法杜度、崔瑷善写章草,后来加以变革,将字字独立的章草变为上下牵连、笔势连绵的今草,今草到魏晋已经成熟,钟繇树立了真、行、草书美的典范,王羲之的《兰亭序》,在章法、结构和笔法上都非常完美,被历代书家推为“行书第一”。且不说王献之、王珣的行书行笔遒劲秀丽、用墨枯润交融。唐张旭和颜鲁公同样书写了行草艺术的高峰气概,公孙大娘舞剑的奇异空间和无我境界方能点画张旭的草书境界;怎耐在东晋“二王”之后,颜鲁公的浑厚丰富的《祭侄稿》也只可以叹为“天下第二行书”。行草,极尽书体本身的自由性、创意性,有丰富的视觉效果,空间感强,气韵生动,任意旷达,纵笔浩荡,起落有度。


          《丹青难写是精神》180cm×49cm


          欧阳飞先生的书法作品以行草为主,敢于选择行草为书法创作主体,可见欧阳先生沿着书法艺术的陡峭山峰而徒步,不拘泥于“循规蹈矩”。书法作品的意境与其书写诗词的意境应该是统一的。先看欧阳先生以狂草写唐代诗人李白名诗《将进酒》,以六条屏连贯书写,一气呵成,写出了李白诗歌一泻千里的大气磅礴,篇幅内注重墨色的浓淡干湿,线条的粗细变化,笔锋的顺逆走势,整体风格洒洒脱脱,气韵顺畅,灵性通透,脍炙人口,把握了唐代诗仙的豪气和仙气。这与欧阳先生自身的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底也是分不开的。欧阳先生游历祖国河山,常赋诗词抒怀,以古律诗见长。


          欧阳飞诗《雨夜书东坡诗步韵一首》138×34cm


          书法是基于文字而形成的艺术,中国古代文人强调以诗书画为一体的修养,而且是必须具备的学养,诗书为首,文学的造诣是评判书法审美内涵的元素之一,书法家创作的诗学意义,通过自己的书写,留存在笔走蜿蜒之中,总体节奏奔放、疾速,又交替着中锋用笔与侧锋用笔的韵律,笔法的渐进与诗歌的缓急相得益彰。古体诗是可以朗诵并吟唱的,如果韵律不够美,吟唱之中,会在听觉上产生异样的杂音。这是视觉、听觉艺术的通感造成的审美效应,如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写到“大珠小珠落玉盘”、“弦弦掩抑声声思”,把文字与音乐、音乐与思绪、思绪与人情一起融合在统一的意境中,既有听觉的愉悦,又有文字符号的心理归属。


          信札六隔水 苏东坡词《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欧阳先生的律诗,意境倾向于豪放派的风格,读起来朗朗上口,古风遒劲。欧阳先生的诗词,写井冈山,写羊错雍湖,本身,所写自然对象与诗词的文风也舒朗合拍。欧阳先生在书写这类诗词时,是倾注了内心的炙热的情愫,在创作具有画面感的抽象空间,先生写到《西藏羊湖览景》:“岗巴拉山直五千,突面羊湖水接天。俯瞰黛波连万峻,黄花眼处袅炊烟。蓝天碧水峰峦绿,举步恍如画中行。七月圣湖秋景色,胜如曲水江南情。”此诗把文人情怀融合于青藏高原壮美的湖光山色中,亲切真意。


          《登海南万宁东山岭》180cm×49cm


          欧阳先生有诗《习书有感》写到:“点画春秋形楮墨,诗书伴我静修身。方宣纵逸书胸臆,尺素哲文悟做人。”诗中参悟了文人的思想和好尚,其中书画与诗书,是传统士大夫的好伴侣。这类作品体现了先生内心的静谧与思想的维度,书写为书法作品时,自然流畅,气脉连通,胸有成竹,笔法自如。在线条运用中,稍显复杂,富于韵律感,同时注意墨色的变化,在线条的运行过程中,分布多层次的淡墨和水色效果,浓淡润燥相间隔,时有飞白,时有退隐,突显书法用线、用墨的抽象之美。


          欧阳飞诗《品南岳衡山大庙戏台古联“凡事莫当前,看戏不如听戏乐;为人须故后,上台终有下台时”有感》138cm×34cm


          在章法上,欧阳先生的书法作品考虑起承转结,布局考究,空间富有张力,他针对材料的个性不同而写不同的诗词内容,用不同的结体和线条书写方式来书写不同的诗篇,营造不同的意境。比如,欧阳先生写王维的《山居秋暝》一诗,书写在圆形的扇面中,在有限的空间中把控书法线条的内敛气质,王维的诗词,充满禅意,清澈空灵,生动形象。古画论曰“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味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欧阳先生用草书写出王维诗的诗意和画意,在用笔用线上,中和而宽博,突出文人玩味的书卷气,书法的起笔、收笔、勾勒等,保留了线条的浑厚与温润,章法随着诗意严谨、端庄,落笔沉稳,连笔与点画松紧布置,微微显得拘谨。在小尺寸的书写中,注重字体质地的间距法度,呈现了前后空间变化的层次感,作品小而精,虚实相生,气脉连贯。


          扇面(40×40cm):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论语·乡党篇》


          书法线条行笔根据诗意行文的境界而有所不同,乐则畅、静则缓、愤则疾,行草往往痛快淋漓,任意挥洒。虽然说金石苍茫,碑刻雄博,但是,在行草的创作中,依然可以在畅快、狂放中显出苍茫、雄浑、古雅的内在修养。欧阳先生配合书写内容所创作的书法意境,有浪漫豪放,有静穆温和,有深沉端庄,虽然没有达到这些境界的极点,但是在欣赏欧阳先生的书法作品时,可以体会到作者的尚品意念与追求。


          《古诗二首》六尺屏三隔水:60cm×49cm×3


          欧阳先生书法作品《唐代,欧阳炯“壁画奇异记”》“有气韵而无形似,则质胜于文;有形似而无气韵,则华而不实。”写于撒金色纸上,条屏,笔墨挥洒的初始就参入了石雕般的圆浑,作者仿佛在追求三维空间所拥有的大壮之气。由此,回想颜鲁公《祭侄稿》中也多有点画较粗的书写,有外凸的空间感和向外扩展的张力,而配合以细笔形成的精瘦的骨感,既有骨肉相连的丰富性,又有阴阳交错的互补性。欧阳先生的创作中追求了此般的气韵,其壮美、其温秀、其俊迈,融于书写过程中。先生也许早已读熟了古人的书论,此作品,泼辣而雄健,浑厚而飘逸,与唐代欧阳炯先生的画语内容巧妙对应。润以掇妍,燥以取险,墨色多层次变化,有丰满豪迈之气息。

          身为欣赏者,或许因为没有亲自书写而难以理解创作者的追求。《论语·雍也》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仅仅从欧阳先生选取的这段画论,就已经领会到了文质彬彬的徐徐清风。书法先是文化,然后才是艺术,艺文双质,才产生魅力的观照。欧阳先生的书法艺术,诗书见心,有狂放、有疏淡、有磅礴、有婉转,注重道与器的双向修养,正渐渐融进形而上的大道与大器之象。

          2015年12月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1.224(s)   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8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