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本站新闻 >>

        邵 璞 |“素墨丰盈”当代中国焦墨画作品联展

        分享到:
        2019-09-23 11:57:46

          黑 墨 团 中 天 地 宽

          文/王界山

          “润含春泽,干裂秋风”,恰似形容天地之间的大自然呈现于焦墨画卷之中的万千气象。“黑墨团中天地宽”,在这纯化的黑与白的表现之中,朴素为美的人文情怀及负阴抱阳的哲学思辨,使之焦墨用笔在施墨表现时,始终运用大道至简的黑白笔墨,在一种矛盾的对比中寻求和谐统一、圆通共存。

          焦墨艺术,是洗尽铅华、无须粉饰的素美之容和返璞归真之道,动静之间颇有目及万里、心游大荒之势,足见魄力伏地、落墨有声,存乎苍茫之意、纯真之气。纵笔间轻重缓急,其畅然快意,如长龙凌空呼啸,轩然而来;又见山奔海立,沙起雷行;又如云蒸龙变,出没无常。妙法既臻,菁华日振。气厚则苍,神和乃润。得其法者,足可使其笔墨意趣横生、纵其性灵;得其神者,则可如入无人之境,物我两忘、置身虚空,妙造意外之象,妙得意外之功。亦如天人合一之作,皆因种下敬畏天地之因,结似有神助之果。

          中国唐代山水画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有云:“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雾飘扬、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待五色而彩,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他用五色概括墨之色彩变幻,形成一家之言。而清代的唐岱则又提出“墨分六彩”,即“黑、白、浓、淡、干、湿”,并认为以水调墨能呈现从黑白到色彩的无限丰富性。

          今人将墨用于实践感知,确实能够生发诸多色彩,且可在有意无意间追求自然之趣和疏淡之味,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而焦墨之骨法用笔则力透纸背、骨气深稳、体兼众妙,既可厚重沉雄、精能之至,也可以笔入虚无、高古典雅,抒写闲逸之趣,还可以使之虚实相生,在实中求虚,又在虚中求实,其造化无穷,贵乎自然而然也……

          “笔墨当随时代”,勿忘天地因时而变。21世纪之中国欣欣向荣,必将走向强国之路,倍需诸位仁人志士情注表现新时代的祖国山河之美,“于墨海中立定精神”,不断创作出焦墨画精品佳作,来回报我们中华大地母亲的养育之恩。

          举办“素墨丰盈——当代中国焦墨画 作品联展”,可以让诸多的热心人士,更加了解焦墨艺术的发展状况,这支焦墨艺术创作队伍必将在根深叶茂中成长壮大,走向更加宽广和长远的康庄大道!

          2019年9月17日

          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邵璞:著名诗人、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79- 198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1995年-1997年日本金泽大学研究生院学习。 业余从事中国山水画创作40余年。先后参加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的2014“中华情,中国梦”美术书法名家邀请展,《中国梦·太行情》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主办的“中国梦-塑造中国新形象美术作品展”,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中国美协艺委会主办的“中道自然”——北戴河首届著名美术家作品邀请展等展览,《至璞之境王界山、邵璞中国画作品展》、“美丽中国 携手世界”——荣宝斋当代中国书画名家作品展暨维也纳联合国中文日活动等展览。

          焦 墨 与 我

          文/邵 璞

          春山淡冶而如笑 53cm×133cm 邵璞

          无论谁,他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寻找着呈现他发现的方式,包括思想、包括哲学、包括诗歌、包括技能。

          道为物之行 邵璞

          用什么能呈现我灵魂深处最晶莹神圣的部分给世界?八十年代时是我写的诗歌《周末,我们去了女生宿舍》和《朦胧诗选》,此后有了书画集《邵璞书画》(2001年)和《邵璞焦墨艺术》(2013年)。

          精神给世界带来时间的永恒、精神给人带来感情,很多人要用一个故事用一生呈现一个感动,而我,用焦墨、宣纸、毛笔呈现我心智的最不平凡的凝结,继而呈现世界万物的永恒。

          大壑松风 邵璞

          什么是焦墨?焦墨就是传统中国画。顾名思义,焦墨与通常中国画相比,首先不用色彩,然后是很少用水,在美学思想、技法、传统师承、表现手段、创作程式等方面与传统中国画完全一样。焦墨山水画,在中国画发展历史上,最早比较成型的焦墨在清代中国画大家程邃的作品里见过,被国内外公认的焦墨画大师和开山鼻祖是张仃先生,张仃先生因为文革被下放到农村后,丧失绘画基本条件而与焦墨艺术结缘;从张仃先生开始,崔振宽、王界山、丁杰等很多著名中国画大家开始尝试用焦墨创作。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34x69cm 邵璞

          我作焦墨,源于张仃先生焦墨艺术的启发。 12岁接触绘画,从素描石膏像和人物开始,到小学中学的黑板报算是我艺术的出路。1977年,作为最后一批知青,我在青年点的锅台和天地间顽强坚持自学绘画。1979年高考,我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此时倾注更多的是对文学的追求和对诗歌的热爱,绘画生涯转入业余。1983年我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除做记者采访外,还兼为《广播节目报》(现在的《中国广播报》)画插图。这个时期,彩墨、人物肖像、山水等,需要什么画什么。1985年入中国作家协会《文艺报》,在其九年以及到日本留学的三年,给我的艺术带来升华的转机,开始与众多艺术大师深度接触、学习。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我接触到张仃先生的焦墨艺术,并开始我的焦墨中国画创作。

          盘山石壁云难度 古木苍藤不计年 34x137cm 邵璞

          在参悟张仃以及诸位艺术大师的笔墨中,我认识到了中国画在对物象和内心的概括、提炼,所能达到的笔墨的美学高度、形似高度,继而是哲学的高度,是艺术生命之所在。

          青山都是好屏风 49x180cm 邵璞

          因为我的艺术学习起源于西画,同时始终酷爱并深度钻研傅抱石、陆俨少、范曾等艺术大师的艺术思想、艺术技巧,所以,我对焦墨艺术的理解与张仃先生还不完全一样,主要区别在焦墨与水,焦墨与中国画创作两个当面我有很多自己的认识:首先焦墨可以最自由的写心,就像用书法画画;焦墨本身局限也是无限,焦墨必须在中国画笔墨上有发现和建树;其次,焦墨其实不是一般人理解的仅为墨水瓶里的墨,怎样的墨可以称之谓“焦墨”,因人而异。我理解和坚持的“焦墨”与水离不开,与宣纸、毛笔离不开。水在“焦墨”里,犹如露珠一样稀有,犹如每个人的血液一样重要;仿佛草和牛羊一样,吃进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人法地 地法天 69cm×99cm 邵璞

          绘画之于我,就像我与我的青春,无论走到哪,无论我在干什么,抑或贫穷抑或富有,我都从未真正放下过。

          日中则移 月满则亏 35x59cm 邵璞

          回忆起来,我是持之以恒在生活和工作的所有机会瞬间播种绘画的种子、收集滋润禾苗的阳光雨露、勇往直前地耕耘。1983年我入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984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台长杨兆麟抽调我重走新中国广播史,这是人生第一次用一个月正月的时间,与山水完全无距离朝夕相处,深入陕北的大山缝隙中间蜗居,第一次乘十几人的小飞机,从空中俯瞰山川风貌,乘驴车体会山川的脾性,到我从陕北在回到北京的时候,我几乎变成了地道的农民,只有我自己知道中国广播史之外还收获了什么。我把我交给平凡的机会和自然,平凡和自然回馈我神奇,这应该是我和艺术的生长逻辑。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67x44cm 邵璞

          1986年,我又做了一次这样的壮行,这一次用了一整年的时间,这次是我成为“中央讲师团”的一员,离开北京,到了黄山脚下的岩寺镇,不远处就是黄山、九华山。松林一团一团随处可见。岩寺其实就坐落在黄山山脉的脚下,松与黄山松应属同种同宗。黄山最得山水的精灵,因为黄山上云雾发达,所以山石和松都生机震天地感鬼神。这一年,饮黄山泉水,走没有路灯的山间小径,与飞禽和鸣,从山川风物寂寞相处。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68x27cm 邵璞

          一年后,当回到北京时,恍如隔世,办公室来了很多新人,我的办公桌被移到的一个角落,位置满满的,不比出国,下乡对人成长履历没有任何添彩,相反,在政治上、业务上,我彻底落后了,我的绘画艺术仅仅进步在心智,真的不被人看到,不被人理会。我的绘画就是这样处于人们视线最恢朦的地带。

          聚才乃壮 69x34cm 邵璞

          40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在平日漫长的等待的时间中,我都会把精力集中到一本前辈的画册,每天晚上睡觉前基本把频道锁定在主角为山水的自然节目,深入一草一木的呼吸,感受松或其它植物的生命、感受岩石的性格。这应该就是那一种寂寞吧,这种寂寞就是信念、就是坚持、就是感情。我一直站在那不动,在很久后能看被到一幅不一样的风景。

          傲骨不可无 177cm×47cm 邵璞

          艺术给我尊严、给我自信、给我朋友,给我机会、事业、专业,更重要的是艺术其实自身是我最忠实的倾听我倾诉、任我雕琢、给我回应的另一个世界,王翔先生曾经一次与范晓蕙谈起我的画时一语中的:邵璞失意时画画。其实“失意就是寂寞时、就是失败时”。多年来在我内心深处,我其实一刻不敢懈怠,我不能辜负伯乐、辜负上苍对我的赐予与发现,我走在它们视线聚集出的彩虹之上。

          静漠恬淡 138x34cm 邵璞

          纵观中国美术史,每一个时代的绘画无不成就在涅磐,画家之间的长短无不如此:建树在笔墨对物象和内心的概括、提炼和发现上的创新。艺术成长过程里最重要的环节,在于“发现、提炼、概括”方面的建树。焦墨中国画破中国画里七法,仅在墨、宣纸、毛笔三者中经营中国画的博大精深,相当于徒手攀岩。

          大巧不工 137x34cm 邵璞

          在某种意义上讲,焦墨等同于用毛笔在宣纸上写诗,“笔墨”必须提炼到“诗意”,诗意必须同时极致达意“造型”。焦墨,在中国画里是这种“发现、提炼、概括”的极致的体现之一,回避色彩,矫情用水,等于使中国画去掉了衣着后还要达到“人是衣服马是鞍”的程度,所以有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感觉。

          宁为鸡口无为牛后 136cmX34cm 邵璞

          我是一个在商海和艺术两栖的人。经商,把我带到艺术家一般不可能到达的生活和自然的边界;文学给我孕育出最深厚的概括时空的能力。我相信,我在商海的作为不会给世界留下任何波澜,但艺术会。当尘埃落定时,我的焦墨艺术,一座纯朴激荡的来自灵魂的自然,会在人类的时空留下印痕。

          全以山川为眼界 尽携书画到天涯 168x27cm 邵璞

          汲古无闷 处和乃清 168x27cm 邵璞

          清风出袖 明月入怀 168x27cm 邵璞

          碧瓦千重合 珠帘一桁平 168x27cm 邵璞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共时
            • 2019/12/01--03/15
            • 深圳市坪山区坪山街道汇德路
            • 坪山美术馆
            • 厚岸草:苑瑗
            • 2019/11/23--01/10
            • 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706北三街, 100015
            • Tabula Rasa Gallery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85(s)   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2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