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书画家网
      当前位置: >> 本站新闻 >>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分享到:
        来源:中国书画家2019-12-25 14:15:35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伯揆大写意花鸟画学术研讨会

            2019年11月16日, “大美抱华——伯揆中国写意花鸟画大展”在故宫太庙隆重开幕。展览展出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家伯揆先生近期作品70幅,集中展现他的艺术成就,全面反映他近年来的创作的心路历程以及对中国画写意精神的坚守、追求和探索,向祖国七十华诞献礼。

            开幕式结束后举办了“伯揆大写意花鸟画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本次展览学术主持、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美术》原主编王仲先生主持,薛永年、刘曦林、邓福星、王宏健、孙克、吕品田、张晓凌、牛克诚、尚辉、王平、何水法、王孟奇等诸先生发言,由学术主持王鲁湘作了精彩总结,共同交流、探讨、研究中国民族大写意精神和文化传承等重要时代性课题。掀起了一场精彩的关于新时期中国绘画尤其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如何继续发展的高端学术研讨,并对伯揆先生的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评价。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薛永年: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徐悲鸿有这样的论断,说中国绘画造诣首推花鸟。外国古代一切皆为人物风景付之画面,我国山水、花鸟、草虫各分一科,笔之长我不及,我之长外国不敌,所以发展花鸟画是中国特色。徐悲鸿早就讲到了这一点,大写意难度比较大,而且是在中国古代社会里随着社会生产方式、生活结构而出现了大写意花鸟画,是历史背景的产物。用研究现代主义文化学术说法或者美术史家说法,它体现了中国早期的现代性,所以我们可以追溯到石涛时期,从青藤、白杨再到八大、扬州八怪、吴昌硕、齐白石、李苦禅不断的发展。在当前大写意花鸟画是比较衰落和不景气的,伯揆在这个年龄段画的这么好,在大写意领域取得如此成就,确实值得重视,也给我们带来很多研究的价值。他吸入了很多优良传统,与古代文人的经验相结合,与花鸟画的前辈们密切联系在一起。以王雪涛为例,一开始他就把比较轩昂、庄重的元素吸到自己的画里,不仅仅是文人,还有院体、民间的内涵。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仙风弄影 248x129cm 2019年

            首先在太庙办展很有意义也别有新意。故宫太庙是古代皇帝供奉祖先和功臣的地方。孔子家也有记载,孔子观乎明堂,看到的历史画,有尧舜之容,桀纣之像,孔子就说了,兴衰之鉴戒,可以看到古代兴衰之乱。夫明镜所以察形,往故者所以知今。 我们经过深思熟虑在太庙办伯揆的画展很有重大意义,是要坚定中国文化自信,复兴大写意花鸟画在世界上的辉煌,伯揆开了个好头。

            再就是庙堂和江湖的话题。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伯揆既在江湖,在职业画家的聚集地,又在庙堂太庙办画展。他的作品有大气象,大格局,不是野趣,不是富贵,也不是牢骚,不是超脱,而是既有江湖的蓬勃生机,又有庙堂的一身正气。如果江湖这方面来讲,不是油滑,不是坐次,也不是没有原则,而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种活力。庙堂之气,不是正襟危坐,不是义正言辞,而是一种正大气象,身在江湖体制之外却发散着正能量,把民族精神,现代气息和自己的艺术个性结合起来,值得重视,值得充分肯定。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翠毛红嘴任天真 34x34cm 2017年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松韵幽禽 200x200cm 2005年

            第三就是花鸟与天地。一般认为花鸟就是画自然、画动植物,画自然的局部,画微观世界。山水画,特别全景山水画,画的是大自然,甚至是宇宙,这是画宏观世界的。其实境界大小不在乎所画的题材,而是在于心胸、情怀。中国的花鸟画像山水一样反映了中国的哲学思想,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如风云变化中,北宋《宣和画谱花鸟叙论》一开头就讲了一个道理,说五行金木水火土的精粹、精华都汇聚在天地之间。随着一阴、一阳的呼吸变化就形成了百花众卉、百鸟争鸣,花鸟画既能够美化生活,又可以使社会文明进步。

            伯揆的花鸟画不管怎么处理、虚实、留白,都未脱离环境。他的花鸟是天地间的花鸟,画出了大自然的朴茂和风骨,表现大自然的蓬勃生机和动植物生命的活力,也表现了自己的灿烂精神,有饱满的感情和轩昂的气度。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瞥见鱼儿眼顿开 68x34cm 2017年

            写意画寄托于感受。中国最早讲的写生古代不是对景写生,而是表现生命。写生到了宋代之后经过总结提出两个字予、兴,重感性,就跟诗人一样要抒发感受,展章于图绘,唤起精神。但是有个误区,将表现真情实感混同与象征。比如想象富贵就画牡丹、孔雀,高洁就画梅兰竹菊,带来了写意花鸟画的题材误区。重视感受的例子如徐渭,他的墨牡丹就完全是表现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受。深入生活体验了非常重要。现在说文化符号,画本身不完全是文化符号,画家感动自己才可以感动别人,做成符号就错了,生命大于符号。

            伯揆继承发扬的这个传统,跟予、兴感受密切联系在一起,不是一般的画四君子,所以有情绪、有温度,有思索,情绪在画中,也注入了画外意。

            这样的画必然要有独立的精神,没有独立的精神创造一个花鸟世界,又怎么能宇宙在手、造化在手呢?这个路子非常正统,所以他追求的是生命的筋骨肉和精气神,我们应该崇尚。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薛永年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薛永年和伯揆(右)、吕品田(左)观看伯揆大写意花鸟画作品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薛永年观看伯揆大写意花鸟画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薛永年、吕品田观看伯揆大写意花鸟画作品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伯揆 艺术简介

          薛永年--《 宇宙在手、造化在手,伯揆之独立精神的花鸟世界》

            艺术家 伯揆

            王英钢,字伯揆,斋号有鸣堂,河北石家庄人,现居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画院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伯揆美术馆馆长。国内首位被国家金融机构审核通过其作品可质押贷款的艺术家。绘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术大展。在国内外举办个人展览达五十多次,出版多部个人作品集。伯揆美术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北京艺术东区。集展览、教学、研讨等为一体的公益性美术馆。

      • 热点新闻
      • 推荐名家
      • 展览活动
        • 版权所有Copyright2009-2010Painterchina.ComALLrights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70308989@qq.COMQQ:70308989公司电话:010-5653121713911531611网站备案:京ICP备09032372号
        Processed in 0.031(s)   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45(mb)